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本原创新闻共计有2451个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本原创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2-05-01 06:37 Sunday
本原创新闻网址链接:http://www.3777999.cn/117957.html
本原创新闻关键词: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本原创新闻加载共0.334秒。

  央视网消息:“一带一路”倡议带动了巨大的建设需求,进而产生大量的人才需求。我国“鲁班工坊”等职业技术培训机构,也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快速推进走向世界,花开海外。在非洲国家埃塞俄比亚,有一位来自天津的“技术控”江绛。如今,他是埃塞“鲁班工坊”的老师,教出了很多埃塞俄比亚职业教育的老师。

  我是江绛,这里是位于埃塞俄比亚技术和职业培训学院的“鲁班工坊”。作为一个技术控,我很热爱“鲁班工坊”的工作,虽然因为疫情,这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从中国来的老师,但我相信一个人也能创造精彩。

  现在是晚上八点,这是我们的机电楼,机电楼里面其他人都走了,不过呢,我们的鲁班工坊工作小组还在热情高涨地学习。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从2021年4月鲁班工坊成立到现在,每周三天,我都会利用晚上的时间给“鲁班工坊”的学员做培训。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鲁班工坊”刚刚成立的时候也是在疫情期间。最具有挑战性的就是,这些设备来了之后国内的安装调试人员过不来。

  当时我爱人高洋也在埃塞,为了保证工坊能按时揭幕,我们俩一起边摸索设备,一边调试安装。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当时我印象很深,大概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学校他是晚上要锁门的,(为了调试设备)我就主动要求把我锁在这个里面。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2021年4月埃塞“鲁班工坊”终于顺利揭幕,当时引起了埃塞各界的关注。埃塞高等教育部部长来我们“鲁班工坊”参观的时候说,埃塞的职业教育大有希望。甚至东非许多国家,比如肯尼亚、坦桑尼亚、索马里的职业院校都派人来学习交流。我们的工坊给了埃塞职业教育一个与国际一流水平接轨的平台。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这个实验室是工业控制,其实你看到的这个箱子上面有显示屏的,它是模仿了一个智能工厂的生产过程,包括设备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国际大赛的标准项目。我们中国学生每次在国际大赛前都要集训参加这么一个训练,现在埃塞学生完全有了参加国际竞争的标准平台。

  埃塞“鲁班工坊”学员戈玛:“鲁班工坊”有许多最先进的设备和优秀的教学体系,能到这里学习对我来说意义很大。我能够提升我的技术能力,让自己在工作中的竞争力更强。

  埃塞“鲁班工坊”学员尤纳斯:我们国家曾经有引进一些先进的机器人或设备,但是没有人能操作。他(江老师)希望能教会我们如何操作这些先进的自动化设备,我以后也希望能从事这类的工作,来帮助我的国家发展。

  我和埃塞的缘分其实始于2011年,那时我带着好奇和懵懂第一次来到埃塞俄比亚支教。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早期那两年的时候老师很少,那个时候没有教通讯的老师,我就什么课都上。有一次给我分了一门天线设计,在国内都是一门天书课程。我带着学生扛着大锅(天线接收器)就在校园里头,这是我们第一次走出教室,等他们调试卫星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问题,我们再回到课堂。所以那次效果是我触动最大的,因为之前的天线课缺勤人数很高,大家都在背公式,但是自从我上的那个课以后几乎没有缺勤。

  我当时就依靠这种重实践的教学方法俘获了一大批学生的心,每到我的课,教室里总是坐得满满的,很多外班的学生搬着椅子也要挤进来上课。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当时工作两年,第一任合同期结束以后回到中国。时任的埃塞教育部职业教育副部长访华的时候他就跟中国的教育部提出,点名邀请我和我爱人再次回到非洲来,回到埃塞来。我就想,那行呗,就来吧。然后就十年过去了。

  记者:孩子都生了。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对,而且我的孩子叫江天亚。那个亚就是亚的斯亚贝巴的意思,天是天津。因为这两座城市,我的大部分青春精力都投入在这。

  2020年的时候,我开发了一段阿姆哈拉语程序编写教程,一行显示阿姆哈拉语,一行显示中文。当我拿到课堂上分享给同学们的时候,大家都特别欣喜和震惊。因为在埃塞这个人口过亿的国家,居然没有人公开发表过用当地语言实现的编写教程,后来我就直接将整个代码分享到了网络上。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因为很多人为了学习(鲁班工坊的)课程,甚至有可能他要去到其他国家,去到欧洲,或者像南非一些比较先进的国家,去交数千欧元才能学到。但在我们这里(鲁班工坊的课程)是完全免费的。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埃塞学生对老师的依赖比国内的学生大得多。疫情以后,受到网络授课的启发,我开始找当地的老师和学生一起用当地语言录制教学视频,我希望能帮助鲁班工坊的课程更快地本地化发展起来。

  埃塞技术和职业培训学院 鲁班工坊老师马哈丽特:我们学校还叫埃中联合技术学院时我就是江绛的学生,他对我来说是如此特别的老师。他向我们展示了如此多的技术,现在我是他的同事,但仍然是他的学生,因为我还在向他学习。

  这些年,我在埃塞教了大约1500多名学生。之前主要培训埃塞职教系统的老师,可以说埃塞全国每个职教学校里基本都有我的学生。最近几年,陆续教了几届高考入校的全日制学生,许多人毕业后进入埃塞航空、电信、电视台等当地知名企业工作。还有一些学生自己创立了科技公司、动画公司等等。每当他们告诉我,他们利用我教给他们的知识做出了成就,或者挣到了钱,我就觉得被幸福击中。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这是我的一个毕业学生,他自己开了一个维修铺。尤其是在埃塞我觉得这是特别特别不容易的一步。两个马克杯上是他店铺的标志叫做兄弟维修铺。然后他告诉我,其中一个兄弟就是我。其实这些年就是很简单,就是这种不断重复的幸福感,能够支撑我和高洋在这待了这么多年。

  埃塞“鲁班工坊”学员 卡尔基丹:江老师人很好,对我们很好。

  埃塞“鲁班工坊”学员关山海: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技能,包括技术和工作技巧,这些让我更有自信去继续我的学业。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埃塞鲁班工坊中方负责人江绛:所以作为“一带一路”的组成部分,我也是很自豪。因为我看见了身边切切实实,我们讲民心相通其实是最重要的。我跟学生说,我希望有一天,埃塞不再需要我,这是我的终极目的。

[ 责编:丛芳瑶 ]

文章标题: 劳动最光荣 实干成就伟业 | 埃塞“鲁班工坊”老师:被幸福击中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