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3777999.cn/wp-content/themes/nysu-magazine/single-post-%e6%94%af%e6%92%91%e5%92%8c%e5%88%b6%e7%ba%a6%e9%99%86%e6%b5%b7%e7%a9%ba%e5%a4%a9%e7%bd%91%e7%ad%89%e6%88%98%e5%9c%ba%e7%9a%84%e5%88%b6%e7%94%b5%e7%a3%81%e6%9d%83%ef%bc%8c%e4%ba%89%e5%a4%ba%e8%b5%b0-2.php in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59

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3777999.cn/wp-content/themes/nysu-magazine/single-post-%e6%94%af%e6%92%91%e5%92%8c%e5%88%b6%e7%ba%a6%e9%99%86%e6%b5%b7%e7%a9%ba%e5%a4%a9%e7%bd%91%e7%ad%89%e6%88%98%e5%9c%ba%e7%9a%84%e5%88%b6%e7%94%b5%e7%a3%81%e6%9d%83%ef%bc%8c%e4%ba%89%e5%a4%ba%e8%b5%b0-2.php in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62

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heme-compat/single-post-%e6%94%af%e6%92%91%e5%92%8c%e5%88%b6%e7%ba%a6%e9%99%86%e6%b5%b7%e7%a9%ba%e5%a4%a9%e7%bd%91%e7%ad%89%e6%88%98%e5%9c%ba%e7%9a%84%e5%88%b6%e7%94%b5%e7%a3%81%e6%9d%83%ef%bc%8c%e4%ba%89%e5%a4%ba%e8%b5%b0-2.php in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65
支撑和制约陆海空天网等战场的制电磁权,争夺走向如何? – 今日新闻

支撑和制约陆海空天网等战场的制电磁权,争夺走向如何?

本原创新闻共计有3144个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本原创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2-05-27 22:12 Friday
本原创新闻网址链接:http://www.3777999.cn/121185.html
本原创新闻关键词: 支撑和制约陆海空天网等战场的制电磁权,争夺走向如何?
本原创新闻加载共0.249秒。

  透视未来战争制电磁权争夺走向

  ■徐 珺 王劲松

  1904年,日俄战争中首次出现无线电干扰,标志着制电磁权争夺开始登上战争舞台。制电磁权指的是作战中在一定时空范围内对电磁频谱领域的控制权。战争实践表明,任何现代作战行动都难以摆脱电磁波的影响。信息化智能化战争中,制电磁权更成为支撑和制约陆、海、空、天、网等战场的关键制权,电磁优势成为战场综合制权的先决条件。

  从作战目的上看,以压制遮断为制电磁权的先决条件

  现代战场的高度信息化趋向,对传统条件下达成制电磁权的对抗形式提出了挑战,压制瘫痪敌作战体系的电子信息系统,成为获取电磁优势首选。制电磁权作战一开打就着眼于迫使敌人信息瘫痪,削弱、破坏敌信息系统和作战体系效能,通过利用强功率、宽频谱的各种电子干扰压制和电磁遮断手段,切断敌方电磁信息的获取、交换、传输、处理,削弱敌电子侦察探测效果,压制敌导弹制导、飞机导航活动,破坏敌水声设备正常使用,造成敌指挥控制信息的遮断封锁,为强化火力突击效果提供有力的信息保障和行动支援。在战场体系对抗的背景下,如能发挥好一体化信息系统的作用,各类电子干扰系统和武器平台系统就能实现有机结合,压制遮断行动就会更加有效。特别是随着指挥控制链和行动协调链的不断优化,电子对抗系统实现横向一体化,电子干扰实体之间实时链接,联系更加紧密、直接,从而能够以全维全频空间电子武器系统的实时高效联动获取制电磁权。

  可见,成功的制电磁权作战有赖于有效的电子压制遮断。未来制电磁权作战,要在压制性干扰阶段的行动之间以及时域、空域、能域之间实现衔接与转换,建立动态协调联动机制,实现电子压制遮断力量一体化是关键。只要一体化的电子干扰压制和火力打击能有机融合,并能综合运用整体联动破坏敌信息系统的整体结构,就能有效地限制、降低敌综合信息作战能力。

  从作战行动上看,以破体夺能为制电磁权的中心目标

  纵观世界电子对抗战史,夺取制电磁权行动已经从过去的“信号对信号”“设备对设备”的对抗,发展到信息化战场“体系对体系”的对抗。这是信息化进程作用于制电磁权斗争的必然结果。尤其是随着大功率远距离、强干扰电子设备的使用和高效能、多用途、自动化的综合电子对抗系统的发展,大大拓展了制电磁权斗争领域,制电磁权的打击目标与过去相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主要表现在由早期的主要干扰某个通信链路或某部雷达,发展到对抗C4ISR系统、雷达网和精确制导武器系统,进而发展到破击敌网络信息体系;由主要打击敌依赖于电磁波而正常工作的信息获取、传输系统,发展到打击敌整个信息系统的要害目标和作战系统的重心。在近年几场局部战争中,精打要害的制胜方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集中精锐电子进攻手段,毁瘫敌作战体系的作战能力日趋成熟。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电磁效能优势聚合,用歼灭战的方法直接“点穴”,迅速造成敌方整体瘫痪,成为制电磁权从破坏削弱敌电磁频谱使用权向瘫痪敌信息化作战体系,剥夺作战能力转变的标志。

  未来战场高新武器装备高度密集,系统性极强,要赢得制电磁权,只是打击单一电子设备或互不相连的电子系统,将难以达成最终作战目的,必须集中精兵利器,突出体系作战,破击敌人作战体系,摧毁其整体作战能力,从而瓦解其整个信息作战系统。

  从作战运用上看,以网电一体为制电磁权的重要方式

  争夺制电磁权的范畴如今已从单纯的电磁频谱领域扩展到计算机网络领域,电子信息系统已与计算机网络联结成一个整体,形成了战场电子信息系统网络化。信息网络将各种电子侦察、干扰和摧毁系统联结成网络系统的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集网电侦察、识别、定位、压制和摧毁功能于一体,贯穿于制电磁权作战全过程。陆基、海基、空基信息化火力,以及太空网电侦察、网电干扰、网电摧毁系统融合成一体化对抗体系,使得争夺制电磁权更加聚焦在网电一体对抗上,作战行动将呈现出无“网”而不胜的全方位网电对抗态势。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着手构建了网电一体的综合网电对抗网,形成了制电磁权的整体效能,拉开了网电一体、系统对抗的大幕。实践证明,把电子战与网络战有机结合在一起,涵盖针对电磁信息流程全部环节的打击,实施网电一体打击具有更好的综合作战效能。因此,网电一体是电子信息系统和电磁频谱形态信息化、网络化发展的必然结果,随着信息化作战逐步走向成熟,它必然取代分散电磁与网络打击,成为制电磁权的重要表现形态。

  网电一体对抗突破了传统争夺制电磁权作战模式。未来制电磁权作战更要整体筹划协调进行,强调将电子战与网络战有机结合运用,以网聚能,集电磁优势、信息优势、网络优势于一体,聚集网电作战要素,直接瞄准对方核心部位,将网电能量集中作用到战争的“胜负决定点”上,从而实现对制电磁权的夺取和掌握。

  从作战形式上看,以慑打并举为制电磁权的根本途径

  在以往以电子对抗为主要手段的制电磁权作战中,电子进攻的被动性较强、持久性不够、毁伤力不足一直为人所诟病,认为电磁空间作战不能单独达成作战目的。随着电子对抗武器装备信息化、智能化、一体化、综合化,特别是随着高功率微波等定向能技术的日趋成熟和武器化运用,电磁空间作战在主动性、持久性和硬摧毁能力上将有质的变化,能够真正实现软硬结合的杀伤能力。所以,未来制电磁权作战,既能够实施高强度电磁威慑,又能实施精确电磁摧毁。高强度电磁威慑主要是着眼敌高度依赖的电磁频谱资源使用能力,瓦解敌方各类信息功能系统的支撑作用,切断敌全域联合作战和多域协同的信息纽带,打破其力量融合、功能拼合的优势态势,全面剥夺敌方各类作战系统、装备、平台的电磁依托,从而摧毁敌战争意志。这其中精确电磁摧毁正成为制电磁权作战的主要手段,对敌方电子目标实施反辐射攻击和新概念武器攻击,已经成为电磁打击行动的重要部分,可以支援或直接达成体系破击的目的,成为获得绝对电磁优势最彻底的办法。

  所以,电磁空间作战能慑能战,比其他空间作战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可控性和高效费比。近年来,世界军事强国均把高强度电磁威慑和精确打击武器及其运用作为制电磁权研究和发展的重要方向。未来智能化战场,要针对制电磁权斗争特点和作战能力,慑打并举,以慑助打、以打促慑,才能全面掌握制电磁权。

  从作战效果上看,以软硬结合为制电磁权的有效手段

  制电磁权依据作战效果,可分为软杀伤和硬摧毁。以软杀伤为硬摧毁创造条件,以硬摧毁减轻软杀伤的压力,发挥整体电磁打击优势,为合力制敌增强作战效能提供途径。当前,伴随人工智能支持下的战场网络体系的形成,日益呼唤发挥软硬杀伤各自的优势,实现软硬杀伤效能融合。主要表现在时域上强调时间上集中,在同一时间既达成聚能的快速性,又能瞬时快速实施电子干扰、摧毁,迅速制敌,获得制电磁权;空域上强调建立优化的电子打击力量布局结构,合理配置兵力兵器,集中精锐电子干扰、摧毁能量,迅速、精确、协调一致地集中释放到要重点预歼的目标上;能域上强调既要聚合制导系统的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所产生的能量,以及反辐射武器和定向能武器的效能来获取制电磁权,又要注重突出运用信息化智能化手段来控制软硬杀伤能量聚释,摧毁和杀伤目标。同时,有效聚集电磁资源和优势能量,达成效能融合,形成软硬杀伤手段一体化,发挥整体电磁打击优势效能。

  历史发展表明,夺取制电磁权与实施高速度、高强度、高能量的电子干扰与电子摧毁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使得运用软硬一体杀伤手段,形成综合作战能力成为直接影响争夺制电磁权的关键因素。必须将“能破”“能击”的信息化智能化电子对抗能力作为转型升级的基本方向,大力推动争夺制电磁权电子战装备和各种软硬攻防作战手段研发,有效提高制电磁权作战能力。

 

[ 责编:李伯玺 ]

文章标题: 支撑和制约陆海空天网等战场的制电磁权,争夺走向如何?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