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3777999.cn/wp-content/themes/nysu-magazine/single-post-%e6%88%98%e5%9c%ba%e7%9e%ac%e6%81%af%e4%b8%87%e5%8f%98%ef%bc%8c%e5%90%88%e6%88%90%e8%90%a5%e7%81%ab%e5%8a%9b%e5%8f%82%e8%b0%8b%e5%a6%82%e4%bd%95%e5%85%b7%e5%a4%87%e5%90%88%e6%88%90%e6%80%9d%e7%bb%b4-2.php in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59

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3777999.cn/wp-content/themes/nysu-magazine/single-post-%e6%88%98%e5%9c%ba%e7%9e%ac%e6%81%af%e4%b8%87%e5%8f%98%ef%bc%8c%e5%90%88%e6%88%90%e8%90%a5%e7%81%ab%e5%8a%9b%e5%8f%82%e8%b0%8b%e5%a6%82%e4%bd%95%e5%85%b7%e5%a4%87%e5%90%88%e6%88%90%e6%80%9d%e7%bb%b4-2.php in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62

Warning: file_exists(): File name is longer than the maximum allowed path length on this platform (260):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heme-compat/single-post-%e6%88%98%e5%9c%ba%e7%9e%ac%e6%81%af%e4%b8%87%e5%8f%98%ef%bc%8c%e5%90%88%e6%88%90%e8%90%a5%e7%81%ab%e5%8a%9b%e5%8f%82%e8%b0%8b%e5%a6%82%e4%bd%95%e5%85%b7%e5%a4%87%e5%90%88%e6%88%90%e6%80%9d%e7%bb%b4-2.php in C:\wwwroot\3777999.cn\wp-includes\template.php on line 665
战场瞬息万变,合成营火力参谋如何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 – 今日新闻

战场瞬息万变,合成营火力参谋如何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

本原创新闻共计有5226个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本原创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2-05-27 22:12 Friday
本原创新闻网址链接:http://www.3777999.cn/121187.html
本原创新闻关键词: 战场瞬息万变,合成营火力参谋如何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
本原创新闻加载共0.263秒。

  让“十八般武器”打出“七十二般变化”

  ■解放军报记者 康子湛 朱柏妍 通讯员 陈清民

  任职之初,第82集团军某旅合成一营火力参谋韩路通定下目标:“只要是能喷火的,都得会!”

  没多久,他发现“还是把这个战位想简单了”。

  那年,某新型火炮配发,近百种参数指标,韩路通先学先会。尽管首次实弹射击成绩优异,但考官针对新装备联合火力运用提出的多个考题,问得韩路通哑口无言。

  那次,全员全装战术演练,面对各种火力打击请求、火力毁伤指标,韩路通因“火力筹划时间过长、联合火力打击效能低下”受到批评。事后,韩路通感叹:“专业虽不陌生,本领却如同‘归零’。”

  韩路通的能力“归零”之叹,背后是陆军合成部队转型升级的全新起点与全新要求。

  调整改革后,合成营成为陆军基本作战单元,越来越多的指令从“营”这个最小“中军帐”发出。与以往相比,合成营参谋的能力要求和评价体系,已不可同日而语。作为全营火力打击指挥的核心人员,火力参谋负责指挥控制火力打击力量行动,为所属突击群提供火力支援,有效协调多兵种各类火力行动。

  韩路通算过“一笔账”:手头的十余种火力要素,能够构成近百种不同的组合方式。如何将各火力要素高效掌控、融合运用,进而形成新的联合火力模式,成为全新挑战。如果还停留在旧思维、旧模式上,非但不能发挥手中武器应有的效能,反而会因为“家当”多反应慢,掣肘战斗力的提升。

  有段时间,韩路通常常在梦中惊醒。梦中,他清晰听见“弹药告急”“毁伤效果不佳”的急报。

  “火器种类越是多样、打击手段越是丰富,对能力素质的要求就越高。” 新战位带来的视角转变,让韩路通时常感慨:手握“十八般武器”,更要有“七十二般变化”的本事。

  “对合成营参谋来说,‘合成’是最低要求,也是最高要求。”陆军指挥学院教员万宜春认为,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合成营火力参谋只有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深度理解作战流程和战场态势,才能统筹优化各种火力,让每发炮弹打出应有的毁伤效果……

  今天,战争形态不断演变,营级甚至更小规模的行动正在成为战场主流。作为支撑陆军基本作战单元火力保障的支点,合成营火力参谋必将连点成面,成为多军兵种火力联合的枢纽与关键。

  紧跟陆军加快转型的脚步向前奔跑,韩路通的能力也在不断拔节生长。

  如今,韩路通的书架上,多出了不少联合作战、联合火力运用等专业书籍。韩路通说,只有念好“合”字诀,手中的“十八般武器”才能打出“七十二般变化”。

  跨区机动演习展开,合成营火力参谋韩路通迎来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考试”——

  一名“火力参谋”的思想火花

  ■解放军报记者 康子湛 朱柏妍 通讯员 孙铜锴

  朔风凛冽,漠北草原上明月高悬。已是深夜,第82集团军某旅合成一营火力参谋韩路通仍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明天战斗即将打响。这次跨区机动演习,是韩路通任职火力参谋后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考试”。

  拿到火力配属方案的那一刻,韩路通着实被吓了一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手里拿的,应有尽有。韩路通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参与指挥这么多火力。

  每个火力点位的射程是多少、各有几种弹型、适合打击何种目标……看着手头的“十八般武器”,韩路通默默估算,越算越兴奋,越算越紧张:“好东西越多,越要精细规划。”

  以前当排长,只要顾着“一条火力线”;现在当参谋,却要管整整“一张火力网”。几天来,韩路通多次召集各火力打击分队队长,在准确分析判断“敌”我情况的基础上,以目标认领的方式,对打击任务进行区分,并提出配置建议。

  沙盘前,各分队队长对韩路通给出的配置建议进行充分论证,不时提出疑问。凌晨时分,韩路通一边会同上级机关建立打击清单、确定打击部署、拟制打击计划,一边组织侦察班统计各炮射击诸元、火力打击分队占领炮阵地情况……

  黎明时分,几乎一夜未眠的韩路通,将笔记上的要点再次一一核实确认。远处,伴着晨曦,战斗即将打响。

战场瞬息万变,合成营火力参谋如何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

  第82集团军某合成旅展开实弹射击演练。

  角色之变

  “以前,我只是作战地图上的一个红色标点;现在,我成了站在地图前、俯视整张地图的人”

  野战指挥所内,韩路通看着面前的作战地图陷入沉思。

  在韩路通手边,几张作战计划表被各种颜色的笔标注得满满当当。看着前方不断传回的情报,他弯下腰,用红色铅笔在某火力打击阶段的射击计划后打了个括号,详细标注上该轮射击需要使用的具体弹种。

  计划如此细致,缘于对此前一次演练的心有余悸。那时候,韩路通还是一个刚刚走上合成营火力参谋岗位的新手。面对庞杂的工作,虽然他步步留心,但还是出现了错漏。

  当时,在火力准备阶段,韩路通建议用营属火力对“敌”前沿坚固工事进行毁伤打击。让他没想到的是,打击效果不到预期的30%。

  计划和安排不够精准,本质上是对火炮和弹药的性能了解得不深不透。不能准确根据打击目标来使用弹种,不仅会无谓消耗弹药,让打击效果大打折扣,更有可能暴露自己,使下一步作战行动陷入被动。

  那次失误,让韩路通久久不能释怀。随着合成营火力装备不断更新升级,弹药种类越来越多,有些火炮甚至可以装填四五种不同型号弹药。面对各有专长的弹药,该带谁、带多少、什么时候用、用来打谁、怎么打,这些都成了火力参谋必须考虑清楚的基本问题。

  “以前,我只是作战地图上的一个红色标点;现在,我成了站在地图前、俯视整张地图的人。”谈起从排长到火力参谋的种种变化,韩路通颇为感慨,“身份变动带来的是视角和思维方式的转变,需要从头学习的远不止专业知识。”

  指挥所内,韩路通拿着纸笔写画推演,不断在火力打击计划上丰富细节。为某型号炮弹在不同打击阶段标注好3种不同的引信作用方式后,他终于放下了笔,长舒一口气。

  不同的引信作用方式对火力毁伤效果影响有多大?零号装药和全号装药的迫击炮弹打出去的距离到底差多少?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直接影响火力打击的效果,甚至决定整个战局的走向。“刚上手时,我根本想不到这些细节,如今历练得多了,才知道要尽可能多地把它们考虑进去。”

  站在新的战位上,韩路通由衷感慨:“以前只要知道‘车马炮’长什么样就行,现在是必须理解透彻为什么‘马走日象走田’。”

战场瞬息万变,合成营火力参谋如何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

  合成营火力参谋坐镇“中军帐”,研讨火力打击方案。

  战局之思

  “这就像一曲交响乐,有一个乐器走调,整个乐章都会变得不和谐”

  正午时分,塞北大漠战意正浓。

  经过一上午鏖战,红蓝双方难分伯仲。韩路通所在的红方火力打击按照战前计划严格进行,一切顺利。韩路通向营长提议:加大火力打击力度,率先摧毁“敌”前沿障碍物,以便突击分队开展后续行动,抢得先机。

  “到了这个阶段,虽然双方互有损失,但总体上还是我方兵力、火力占优。此时更应该乘势而上,一举取得阶段性胜利。”韩路通信心满满,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然而,就在红方成功排除“敌”前沿障碍、步坦分队正在通过新开辟通路时,指挥所附近雷达突然发出预警——蓝方武装直升机向红方前沿冲击分队逼近,企图实施打击。

  指挥所内,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武装直升机擅于实施精准打击,机动性强,可以对红方前沿分队造成毁灭性打击,本级火力难以有效压制。韩路通迅速冷静下来,综合最新情报和力量配属调整计划,向旅火力协调席提出防空火力支援的请求。

  两枚地空导弹闻令而起,成功命中“敌”机,化解危局。

  “火力支援看似简单,但从何时申请到用在何处,每一步都是学问。”韩路通清楚地记得,一次演练过后,他无意间听到陆航分队飞行员私下抱怨:机组人员加油、挂弹折腾了半天,结果一场演练下来,往往是“走个过场”。

  “支援力量、配属力量没人用,是因为想不起来,也不会用。”如何将处在不同维度的火力捏合到同一个战场上?合成营作战空间升维的背后,是对火力参谋作战能力提出的更高要求。

  前方战况胶着不下,刚刚成功处置好紧急突发情况的韩路通不敢放松警惕,他一边紧盯前方作战进程,一边对照战前做好的火力打击计划表持续进行调整优化。

  几轮火力打击过后,蓝方被迫转入防御态势。蓝方炮兵开始对红方前沿分队实施火力覆盖,红方进攻受阻、伤亡惨重。此时,红方前沿突击分队已深入蓝方阵地,用火炮反击极有可能造成误伤。韩路通立即向陆航协调员发送蓝方炮阵地位置,并通报相关情况。

  几分钟后,两架武装直升机升空,快速向“敌”目标方向飞去……

  恰当运用各种火力,是火力参谋这一新战位带给韩路通和战友们的新挑战,更是他们能力跃升的突破口。

  “这就像一曲交响乐,有一个乐器走调,整个乐章都会变得不和谐。”说起空地联合作战,韩路通若有所思,“只有恰当运用火力,才能奏好联合作战的交响乐。”

  能力之问

  “这次演习胜利只是侥幸,等真上了战场,还能这么幸运吗”

  天色渐暗,硝烟淡去,战后复盘检讨随着夜幕一同降临。

  复盘检讨会上,营长杜青松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竟是韩路通自认为“最得意的一招”。

  “直升机进场支援前,是否考虑到‘敌’防空火力的部署情况?”营长一句话直切问题要害。战斗后期,武装直升机进场对“敌”炮阵地实施精准打击,取得较好成效。然而在空中力量进场前,韩路通并没有提前调配相应火力对“敌”防空力量进行压制,留下了隐患。

  “这次演习胜利只是侥幸,等真上了战场,还能这么幸运吗?”营长的话,让韩路通一阵头皮发麻。

  火力连某迫榴炮排在火力支援进行到一半时弹药耗尽,导致突击分队损伤严重;弹药库位置设置不太合理,输送补充弹药耗时较长;某型号火炮本可以用于前期火力打击,却因为对其不够熟悉而没能用上……复盘会结束后,韩路通独自坐在指挥所火力参谋席位上,看着厚厚的火力打击问题清单陷入沉思。

  夜色愈深,望着远处的山坡,韩路通突然想起电影《英雄儿女》中的一幕:站在山坡上,面对着围攻上来的敌人,王成发出了气壮山河的呼叫:“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品味着英雄的这句催人泪下的战斗宣言,韩路通的耳边不断回响着营长连长下达的“开火”口令。一个个斩钉截铁的“开火”口令,直接关乎战友生死、关乎战斗胜败。

  拿什么匹配这一个个“开火”口令?回到宿舍后,他将“全局”二字写进了自己的工作笔记扉页——时刻提醒自己,一名火力参谋该背负着怎样的职责。

  对照未来战争视域下的火力参谋素质图谱,韩路通愈发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和一名优秀的火力参谋之间的差距。

  “走进合成营‘中军帐’,你会发现,火力参谋的困惑较为突出。”该旅旅长郭轶告诉记者,岗位流动性大、专业不对口、职权赋予不明确、培养路径不畅通……合成营火力参谋的培养、成长之路还有很长。

  今年,该旅集中旅机关火力科参谋、营火力参谋和炮兵营主官,展开为期14天的培训。他们邀请院校专家,从最基础的炮兵计算到联合火力打击中的火力运用方法,有针对性地进行授课;邀请不同军兵种、不同专业的参谋走进培训课堂,分享实战心得体会。此外,他们还组织火力参谋到陆航、防空等兵种旅学习观摩,实地了解各军兵种主战装备性能和火力运用原则。

  “这样的‘生长之痛’,是每个新战位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在郭轶看来,包括火力参谋在内的合成营参谋队伍,都要经历一段“蜕变之路”。

  (邢 辉、呼金健摄)

  重用火力形成合力

  ■合成营营长 杜青松

  重用火力是合成营战斗制胜的客观要求。合成营要优先、全程、尽早、尽远、尽可能地使用和引导本级及上级火力对敌实施打击,最大限度发挥火力的打击威力。

  合成营火力种类复杂多样,火力参谋在其中起到关键纽带作用。如何联合运用多种火力,对于火力参谋来说是不小挑战。战斗中,火力参谋既要能为营指挥员提出合理的火力使用建议,又要能在复杂战场条件下分析判断情况,拟制火力方案,调控火力行动。通过与各兵种之间密切协同,实现合成营火力自主打击与引导打击的有效结合,从而达到良好的火力打击效果。

  合成营火力参谋位置关键,作用突出,关系到战场局势发展。因此应利用集训、比武、演习等重大任务不断培养锤炼火力参谋的能力素质,力争将各种火力形成合力,充分发挥火力打击效能,为制胜未来打下良好基础。

  打牢基础提高能力

  ■合成营火力参谋 商 松

  上任之初,拿起桌上的编制表,面对这样一个兵种种类多、装备类型多、人员数量多的新单位,我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

  新编制体制下,合成营较以往单一兵种营有了更为强大的火力。作为火力的专职筹划者,火力参谋不仅掌控着营属装备火力,还拥有上级支援加强的炮兵、防空兵、陆航等火力的使用权。这对火力参谋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

  新战位,新使命,新挑战。包括我在内,许多火力参谋在任职之初都会不知所措。唯有增强火力主战意识,夯实专业技能,强化协同能力,突破思维定势,扑下身子紧贴一线练兵场,掌握各兵种力量使用原则和方法,打牢合成作战指挥基础。把体系思维、联合意识融入到一兵一卒,一枪一炮,才能完成从新手到能手的蜕变。

  (王 杨、魏 炜整理)

 

  

[ 责编:李伯玺 ]

文章标题: 战场瞬息万变,合成营火力参谋如何具备合成思维与联合能力?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