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国际友人

  作者:黄学爵(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解放军党史军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在中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许多国际友人千里迢迢来到中国,有的直接参加到战斗中,有的亲临战场救治伤病员,有的深入前线忠实报道抗战实情……他们的奉献牺牲铭记在抗日斗争的史册里,镌刻在反法西斯胜利的丰碑上,谱写了一曲曲国际主义的英雄赞歌。

  1937年8月到1941年6月,苏联总共派遣了3665人参加中国抗战,其中包括1091名飞行员,2000余人的机械师、工程师等各类航空辅助人员,有约200人在中国战场牺牲,包括轰炸机大队长库里申科。1939年8月14日,库里申科率领重型轰炸机大队空袭已被日本占领的武汉,将日军机场化为一片火海。准备返回时遭遇日本机群,库里申科的飞机被击中发动机,迫降在长江江面,库里申科脱离飞机时被江流卷走,壮烈牺牲。为纪念这位国际主义战士,1958年,我国在四川万县(今重庆万州)专门兴建了库里申科烈士墓园。2013年3月23日,习近平主席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演讲中,盛赞了库里申科,指出“他英勇牺牲在中国大地上。中国人民没有忘记这位英雄,一对普通的中国母子已为他守陵半个多世纪”。

  以金九为首的韩国临时政府组织朝鲜爱国者,先后在武汉、重庆等地成立“朝鲜义勇队”和“韩国光复军”,积极参加中国抗战。在延安等地的朝鲜志士也组织了“朝鲜义勇军”,在华北地区同当地军民携手抵抗日寇疯狂而又残酷的“铁壁合围”。1938年至1944年,共有30余名义勇军将士血洒疆场、英勇献身。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在悼文中指出:“他们的战斗精神,将永远活在争自由的中韩人民心中。”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毛泽东所称赞的这名外国人,就是白求恩。1938年,白求恩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率医疗队一行三人来到中国。在晋察冀军区所在地五台山的后方医院,白求恩昼夜工作,一个月内检查了521位伤病员,四周连续做了147台手术。1939年4月齐会战斗时,他和他的医疗小队在距前线仅7里的一个小庙里,69小时内为115名伤员施行了手术。抢救伤员的同时,白求恩大夫还根据实践经验,编写了《游击战中师野战医院的组织和技术》,对八路军医务人员的培养和成长提供了巨大帮助。

  像白求恩一样在华开展医疗活动的国际友人还有很多,如印度的柯棣华、德国的贝尔、波兰的傅拉都、奥地利的傅莱、罗马尼亚的扬固、捷克的柯理格等。

  抗日战场十分凶险,但有不少外国新闻记者不畏艰辛深入前线,忠实报道中国军民抗战实情,揭露日本侵略者残暴罪行,介绍中国人民的英勇斗争事迹。1938年,德国共产党人、著名记者汉斯·希伯辗转到达延安,采访了毛泽东、周恩来、叶挺、刘少奇、陈毅等。1941年9月,希伯赶到山东滨海区八路军115师师部驻地,白天采访,晚上写作,短短一个多月就写出了《在日本占领区的旅行》《八路军在山东》等通讯报道。同年11月底,希伯随部队在大青山和日军遭遇,他坚持与八路军战士一起投入战斗,不幸中弹,捐躯沙场。1942年,为纪念希伯烈士,山东军民在临沂专门为希伯建了一座白色圆锥形纪念碑,碑上刻着罗荣桓题词:“为国际主义奔走欧亚,为抗击日寇血染沂蒙”。1931年10月,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埃德加·斯诺目睹中国国土横遭日本铁蹄践踏,成千上万中国百姓在日军枪炮下丧生的情景,在《远东前线》一书中以无限悲愤的心情揭露了日军在华的暴行。1936年6月,斯诺访问陕甘宁边区,撰写了轰动世界舆论的《西行漫记》,极大地支持了中国的反侵略战争。1937年10月,美国著名记者、作家和社会活动家史沫特莱来到山西的八路军总部驻地,成为八路军中第一个随军外国记者。她随八路军总部转战各地,与八路军战士同吃同住,相处不到半年便深深地爱上了这支部队。用她的话说:“离开你们,就是要我去死,或者等于去死。”她的《中国红军在前进》《中国在反击》等著述,向世界宣传了中国的革命斗争,成为不朽之作。

  此外,在战火弥漫的抗战岁月,还有一些国际友人来到中国参加各项建设,在沦陷区创立难民区等。如新西兰的路易·艾黎、英国的乔治·何克等,参加了“工业合作社”的经济救亡运动;法国教父饶家驹在上海创立的战时平民救援的难民区,保护了30多万中国难民;生于德国的约翰·拉贝,为南京的中国难民寻求国际援助,拯救了25万中国平民的生命,写下了举世闻名的《拉贝日记》。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15日 07版)

[ 责编:丁玉冰 ]

文章标题: 抗日战争中的国际友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