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新闻

流溪河畔木棉村

  【我家就在岸上住】

  作者:穗河轩(广州市水务局、广州市河长办宣传工作者)

  远眺青山环绕、绿水盈盈,近观田涛阡陌、杜鹃璀璨,在广州北部秀美的山林之间,夏日的流溪河更显清丽多姿。初来广州,就听闻老广们说:“你哋知么,广州嘅母亲河并唔系珠江,而系流溪河!”当时就对流溪河——这条深入老广们心中的母亲河有了初步的好感。

流溪河畔木棉村

鸟瞰木棉古村 赵雪峰摄

  千百年来,广州因水而兴,人们伴水而居。流溪河为广花平原提供农业灌溉水源,是广州城区重要的饮用水源,全流域的山水林草更是构成了广州北部重要的生态屏障。可以说,流溪河滋润养育了世代广州人。

  听说流溪河畔有个木棉古村,历史悠久,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及名胜遗迹。带着好奇与期待,我们来到位于从化区太平镇流溪河边的木棉村,探索木棉村与流溪河的故事。

  在木棉村委,我们见到了木棉村的谢老村长。他今年已经70多岁了,人很精神。“我生在木棉,长在木棉,木棉养育着我,我是个老木棉人。”谢老村长这样介绍自己。他从1984年就开始担任木棉村的村长,一直到2008年退休,25年的岁月里为木棉村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与激情。

  “木棉村就在流溪河边,几十年来流溪河有了不小的变化”,说起木棉村与流溪河,谢老村长开始回忆,“大约在1958年,当时搞了根治河海的行动,整治河堤。在我印象中,当时流溪河河堤很小,后来又有加高加宽加固,到今时今日成为一条巨龙,所以当地的人就称之为‘从化的长城’。以前一年洪水三年未恢复,现在木棉村的流溪河河堤已经有4800米,已经几乎没有洪水了。”说到流溪河的变化,老村长颇为感慨,“近几年流溪河变化非常大,真的不一样”,他这样说,“以前木棉的环境可以说垃圾靠风刮,污水横流靠蒸发。现在这几年,排污的水都几乎再也见不到,可知排污系统已经相当完善。加上环保治理,绿化大翻身,彻底改变了木棉的旧面貌,形成了新的木棉。”

  听说我们对龟咀古渡感兴趣,谢老村长又给我们讲起了古渡的故事:“古渡头就在流溪河河边,为什么叫龟咀呢,就是因为它的形状是个龟,龟伸出了嘴巴形成了渡头,所以就叫做龟咀渡头”,谢老村长这样解释,“在解放前后,交通运输没有这么方便,当时很多运输靠摆渡,主要是靠木帆船从广州运日用品等过来从化。龟咀渡头是个中转,是当时从化最深最大的渡头。”来到龟咀古渡,我们发现这里已经被市政府定为广州市传统村落,原来龟咀古渡在宋代已经作为埠头使用,明代时还被立为“官渡”,果真是历史悠久。现在渡头虽然已经不再使用,但是沿着龟咀村走进去,我们依稀还能看到“神岗商店龟咀门市部”“杏苑长春”等一些以往商铺的门面,看着这些仿佛能感受到当时渡口集镇的热闹。

  木棉村最著名的不是木棉,而是那棵荔枝树。“木棉村有一棵最大的荔枝树——荔枝皇,树龄至今已有约480年。”提起木棉的荔枝文化,老村长颇为自豪,“岭南佳果算荔枝,世界荔枝算广东,广东荔枝算从化。从化有北回归线穿过,在北回归线8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荔枝跟外面的不一样。”在“荔枝皇”旁边,我们还看到另外一棵“荔枝皇后”,今年由从化捐赠给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的“抗疫英雄”,相当暖心。

  《光明日报》( 2020年08月16日 10版)

[ 责编:董大正 ]

文章标题: 流溪河畔木棉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