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新业态促进就业扶贫

  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创新发展为贫困劳动力灵活就业提供更多机会。一人就业,全家脱贫。根据国务院扶贫办数据比对,今年1月至5月,7.3万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加入美团配送。日前,美团与贵州晴隆县人民政府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就业、培训等方面助推当地脱贫攻坚,这一合作模式将推广至其他贫困县。

  “就近就业”吸纳大量贫困人口

  易丛斌是贵州省黔西南州西北部晴隆县茶马镇战马村的村民。晴隆县是国家级深度贫困县,是贵州9个未实现脱贫摘帽的县之一。他从小家境贫寒,4岁时妈妈离开,爸爸在外务工,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前几年,他一直辗转于东部沿海各大城市务工。随着爷爷奶奶年纪越来越大,易丛斌决定回到贵阳找工作。

  2017年,他加入美团成为一名骑手,第一个月就赚了5000多元。“想收入多点,就多跑一点。”多劳多得这一点让易丛斌很满意。他说,月收入最多时能达到9000多元。

  目前,他已经把妻子和一岁半的孩子接到贵阳一起生活。“骑手工作不仅方便照顾家里,还能给家庭收入带来保障,挺好的。”

数字经济新业态促进就业扶贫

  (图为易丛斌利用假期回来看望爷爷奶奶,即将返回贵阳工作时向他们告别。)

  骑手工作覆盖全国众多市县,有利于从业者实现就地就近就业。今年上半年,来自晴隆县的美团平台有单骑手已近400人。对建档立卡贫困户骑手而言,骑手工作是一份可以长期从事的工作,从业时间越久,收入会越高,有利于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体会了多劳多得的成就感后,脱贫骑手们也会带动同村的乡亲做骑手工作,共同推动家乡脱贫。比如易丛斌,就把本村亲属易贵华也带到贵阳做了骑手,两个人在同一个站点工作。现在,易贵华的月收入也达到了平均6000元左右。按照辈分来算,只比易丛斌大5岁的易贵华是他的“堂爷爷”。当时劝说“堂爷爷”出来做骑手,易丛斌并没有费多少口舌。“晴隆到贵阳只有3个多小时的路程,来去都比较方便,不需要像去东南沿海打工一样下很大的决心”,易丛斌说。

  以骑手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依托数字经济助力,就业的技能门槛相对较低,灵活性强,吸纳了大量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基于国务院扶贫办的数据、美团平台数据进行比对,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共有398.7万人,其中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这些骑手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为助力精准扶贫,“新起点在县”面向全国贫困县提供20万就近就业岗位,优先为未摘帽贫困县和建档立卡贫困户定向对接工作地,并升级贫困骑手及家属大病保障,稳扎稳打助力“家门口”脱贫。

  数字化带动新就业形态

  现在,不仅仅在贵阳,晴隆县内也出现了“外卖小哥”这个新职业。目前,晴隆县内已经有37个骑手,可以为当地居民和商户提供送餐上门等服务。县里也有了外卖小哥,这不仅反映出当地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也反映出餐饮行业等生活服务业的数字化,确实创造出了外卖小哥等新就业形态。

  据美团“新起点在县”扶贫项目负责人介绍,晴隆县是美团落实“新起点在县”互联网+县域扶贫模式的缩影。美团正与多个未摘帽贫困县对接,根据当地需求和实际情况,通过新就业在县、新基建在县、新旅游在县、新培训在县、新公益在县等5个维度定制县域扶贫方案,切实助力脱贫攻坚,推动贫困县产业结构升级,形成就业和消费的县域经济内循环。

  8月13日,美团与晴隆县人民政府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美团将充分发挥生活服务业电商平台优势,基于“新起点在县”5大扶贫模式,通过进一步流量扶持、数字化培训等方式,助力当地生活服务业商家的供给侧数字化,并通过设立骑手这种就近就业形态,帮助当地劳动力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进而带动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反哺当地餐饮等生活服务业的发展。

  “短期来看,‘新起点在县’能通过提供就近就业岗位,帮助贫困户‘一人就业,全家脱贫’;长期来看,通过建立县域生活服务业的新型基础设施,比如智能配送网络、智慧景区建设等,推动当地旅游产业发展及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美团的‘新起点在县’为部分未摘帽贫困县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范例,有助于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也为将来乡村振兴打下了良好基础。”《中国扶贫》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姚卜成表示。(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慧)

[ 责编:李伯玺 ]

文章标题: 数字经济新业态促进就业扶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