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新闻

近四成大学生对个人时间管理不满意

  “5:00到7:30,起床练车;8:00到10:00,‘政思史’第2节;9:00、10:00喝水;10:10到12:00,毛概;19:30,团日分享准备;21:00,运动、录视频;22:00,洗澡、睡觉;Flag:十点上床。”一张手掌大小的纸,被吴亚坤的一天填满。除了时间计划外,纸的四周还用不同颜色标注着:不要睡觉!睡前不玩手机!睡足7小时!

  但每天写下时间表,不意味着计划被放进了保险柜。“有时一天给自己安排8件事,却只能完成4件。”吴亚坤信心满满地写下计划,执行时却因为难度太大、拖沓等原因,使得“计划烂尾”。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各地2004名大学生发起关于时间管理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73.3%的被调查者认为进行时间管理非常重要,24.9%认为比较重要,仅1.8%认为不太重要或不重要。但在实际生活中,经常进行时间管理的仅有32.19%,62.57%偶尔管理,还有5.24%基本不管理。

  超七成大学生希望成为“时间管理大师”

  “交选题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开题报告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最后的论文终稿也是在‘死线’前一秒交上的。”王格格在经历了一次一次的拖延后,终于完成了她的毕业论文。

  这不是王格格第一次拖延。从小到大,她每次作业都拖延到最后一天交,赶火车总是赶着检票关闸时间到,看电影也是最后一刻到。由于没有合理地分配时间,王格格时常陷入焦虑中。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在被调查者中,17.86%对自己的时间管理满意,43.42%比较满意,但仍有38.72%对自己的时间管理不满意。

  以前,单在管理自己的作息时间上,福建一所高校的黄董卿就感到很“挫败”。她给自己布置了每天11点睡觉的时间表。这对一个长期凌晨两点之后睡觉的“重度熬夜患者”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任务。”她在一款睡眠时间管理软件上打卡,坚持了6天之后,她终于在第6天放弃了。

  孟小晴就读于内蒙古一所高校,读大一时,每周五是她最不喜欢的一天。一次晚上11点,宿舍里的灯按时熄灭,她赶紧打开充满电的台灯,摆好刚刚打开的日语书,眼前的40个生词在她眼前打转。

  她本该在周一到周四晚上各背10个词,周五晚上还能留出复习时间。但拖延症一直“发作”到周五,“再不背就过不了周六的小测试了”。孟小晴只好焦头烂额收拾“烂摊子”。

  和40个日语词和一些知识点奋战到凌晨4点,没睡几个小时的孟小晴就忙着迎接小测试去了。“虽然仓促中背下来了,但第二天整个人都很不好,一到课间就去用凉水洗脸,不然下一节课就睡着了。”

  这不是孟小晴大一时经历的唯一一次“拖延后遗症”,不管是交作业,还是校园学生工作,她都不拖到最后不罢休。她比谁都知道后果:“仓促中完成的都是‘豆腐渣工程’,连自己都不满意,但我已经没时间了,只能这样交上去。”

  吴亚坤给自己制定了详细计划,但执行起来却比想象中困难得多。吴亚坤将自己定义为“自我谬误”型人格。“认不清自己,以为能做完很多事情,做计划表的时候总是安排的满满当当,等到执行的时候才发现根本做不完。”除此之外,“完美主义”的她在执行计划的时候,总会因为一些细节问题而一改再改。“等改完,时间就过去很久了。”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所谓拖延症和惰性,其实是结果性的表现,真正要做的是找到自己‘拖延’和‘懒惰’背后的原因。”烟台非木心理工作室首席心理咨询师赵秀萍介绍,拖延症其实是完美主义者的标配,“他们事事追求完美,在很多不重要的小事上浪费精力,导致一些重要的事反而提不上日程。”此外,有挑战性的任务也会让人因压力而感到焦虑,不知何从下手,也是造成拖延的重要原因。

  赵秀萍分析,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懒惰的主要原因,在于没有目标或者目标不够清晰明确。赵秀萍认为,比起感叹自己太懒、太拖延,完美主义和目的不明这两个因素,才是人们在做规划时真正应该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合理规划时间是成功的一半

  “时间管理的本质是自我管理,即在有限的时间里,通过整合优化,实现学习、工作效率的最大化。时间管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样的起点,同样是大学四年,但等站在毕业的时点上,再看同学之间各方面的发展,差距就很明显了。”赵秀萍说。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受访大学生希望通过时间管理,高效地完成某项短期任务或工作(60.53%)、有限的时间里完成更多的事情(59.18%)、从容地处理好日常生活和工作(65.97%)、或者过一种高效率的人生(46.21%)。

  然而,懂得时间管理的重要性,并不意味着能够做得很好。在时间管理上,受访大学生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制定了时间安排,却因惰性放弃(66.37%),此外时间安排制定不合理(43.81%)、多次无法完成计划后就不愿意再制定计划(32.49%)、不知道如何制定计划(26.25%),也是阻碍时间管理的原因。

  福建一所高校的曾璐姚的时间安排表上,红色的对号和黑色笔迹的时间安排,像有规律地排列在乐谱上的音符,清晰勾勒出她每一天的节奏。

  但在她一开始做时间规划时,却常常遭遇“滑铁卢”。刚开始准备复习考研,她给自己定了严格的计划,包括一个月要“刷”几套英语试卷、看几章教学视频。但一旦执行起来,她发现最初的计划太夸张,根本完不成。

  大二考试前夜,原本一心准备复习的凯康被实习指导老师告知,方案要重写。凯康不想把考试当成推脱的理由,“这样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于是他改完方案又开始复习,凌晨3点才熄灭台灯。不出意料,第二天考场上,他整个人昏昏沉沉。事情虽然有些突然,但经不住突发事件的考验,还是让他觉得是自己的时间没安排好。

  “如果把每个时间段都安排得死死的,对意志力的消耗会很大,让人陷入深度焦虑和自责。”赵秀萍告诉记者,人很难完全掌控自己一天内的全部时间段,特别是不可抗拒的临时任务,如果没有安排出机动的时间,整个时间表就乱了,人们反而不愿意执行剩下的计划。

  凯康曾尝试借助外力实现时间管理。“疫情期间在家学习,下载了时下热门的时间管理App。”可是时间一久,他就发现这种方式“有了自欺欺人的味道。”“比如今天我计划学习11个小时,设定时间后我的重心不是学习内容,反而变成了如何把学习的时间变长。即使有时候我在走神或者做别的事, App还是计算成我的学习时间。”

  赵秀萍介绍,做时间规划本身就是一门学问。“如果计划制定过于草率,没有衡量过自己能否完成就确定的计划,是很难去落实和完成的;而制定过于详细的时间作息表,会对大脑产生欺骗,让大脑产生满足感,以为计划等同于执行,反而极大地削弱了执行计划的动力。”

  她还建议大学生,做计划要分清轻重缓急,如果只是顺序罗列、顺序执行,也很难有效率,反而容易丢了西瓜捡芝麻。

  凯康对此深有体会。处理不紧急事件的时候,他总是容易走神,往往一件事情还没做完,心里就开始盘算另一件事,导致两件事都做不好。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他慢慢学会了把事情按照紧急程度划分,依次执行。

  在赵秀萍看来,减少“被他人绑架”的没有必要的应酬和学会放下手机,对管理时间必不可少。“刷手机是最大的时间杀手。”曾璐姚平时喜欢用平板电脑看学习视频,但平板电脑上登陆着的微信、QQ,时不时就会“蹦”出新消息,让她也忍不住停下手头的事,点进屏幕上方弹出的信息条。“等我把自己从各种消息中‘拔’出来,恍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当她要用整块时间学习时候,就把手机压在枕头底下,绝不多看一眼。

  学习时间管理要在曲折中渐进

  对曾璐姚来说,学会时间管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无效规划,曾璐姚会开始计算,按照已经度过的几天,算出做两篇阅读题需要多长时间,再算按照正常的效率,几天才能“刷”完一套试卷。“这时候再调整计划。能够按照现在的步调,每天正常完成能做完的任务,已经是在进步了。新制定的学习进度,也是更加合理的。”

  曾经控制不住自己睡眠时间的黄董卿,也在摸索的过程中逐渐学着规划时间。疫情期间,她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支配,于是开始在微信公众号、B站等平台借鉴他人经验。她学了“SET法则”“GTD时间管理法则”,再结合印象笔记、滴答清单app等效率软件,把自己的时间划分成不同的分类,“这让我觉得每天过得比较有条理。”

  赵秀萍建议大学生,做时间规划时,要制定清晰的目标,再给每个目标制定详细的计划。“要坚持四象限法则,‘重要且紧急’的事第一,‘重要但不紧急’的事要提前规划,‘不重要但紧急’的琐事可以有选择地去做、‘不重要且不紧急’的日常事务可以放到最后去做。”

  2019年年底,孟小晴的最后一门课即将结课,日语马上要考级,绘画班的老师也布置了大作业。“再想一口吃个胖子是不可能的了。”她下定决心,强制自己按规定时间学习,把每件事的截止日期写在便利贴上,贴到抬头就能看到的书柜。

  真正改变孟小晴的,是她再也不能容忍自己做不好自己喜欢的事情了。“日语和画画都是我自己想学的。语言不每天积累,很难学好,画画更是要反复练习,临时抱佛脚画的作业骗不了人。”

  她花6个小时突击画的4幅建筑透视作业,因为没好好练习,画面里的空间和老师看到作业时的眉头一样扭曲。但她开始管理时间后,不仅得到了老师的赞许,同学们也羡慕她“短时间内进步这么快”。孟小晴知道这不是能力的突飞猛进,只是花足够的时间去练习。但她心里还是美美的,尝到了好好管理时间的甜头。

  在赵秀萍看来,制定计划遵照自己的生物钟,将有挑战性的任务尽量安排在自己精力旺盛、思路清晰的时间段,可以事半功倍。此外,也要给自己安排出锻炼和休息时间。“还要学会用碎片时间处理杂事,比如坐地铁背背单词、思考解决思路,待办事项自然就少了。”

  面临考研的曾璐姚用亲身经历证明,“管理时间不能是一成不变的紧绷”。7月末到8月初,曾璐姚日常用的日程本里,不仅没有熟悉的红色对号,还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空白。那段时间,她坐在书桌前,脑子里想的却全是“我要给自己放假”,学不进去,效率极低,时间表上红色叉号占据了半壁江山。

  时间表上空白的部分,是她后来给自己放的假。她不给自己制定任何计划,利用这几天尽兴地玩。放松几天后,再回到书桌前,她的学习效率出奇得高,“我又充满电了”。

  虽然曾璐姚还在不停地调整自己的时间管理方案,但她已经是同学们开玩笑时所说的“时间管理大师”。有同学问她,为什么她可以把课业搞得很好,在社团做很多工作,有一段时间还经常参加校外的活动,和朋友的社交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因为我有选择地参加活动,这些活动既类似于专业课、也是交朋友的机会。到期末的时候,我就把心收一收,不会参加什么活动,而是专注在复习上。根据不同时间阶段制定不同的时间安排,这样平时和期末都能收放自如。”

  在她看来,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要寻找适合这个阶段的时间管理方法,根据不同情境进行调整,“不能照搬别人的时间表,甚至不能照搬自己上个月的。希望不是时间在支配我,我想成为我的时间的主人。”

  (应被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凯康、孟小晴为化名)(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 程思 实习生 刘开阳)

[ 责编:田媛 ]

文章标题: 近四成大学生对个人时间管理不满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