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点成了农村娃幸福成长的乐园

  甘肃临泽探索“3+2”幼小一体新五年制办学模式,幼小实现“无缝衔接”——

  教学点成了农村娃幸福成长的乐园

  本报记者 尹晓军 通讯员 苏兴洲 豆义全

教学点成了农村娃幸福成长的乐园

  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沙河镇沙河幼儿园教师易玉娥带孩子们玩攀岩墙。苏兴洲 摄

  看到今年春季复学后的学生人数时,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板桥镇西柳教学点校长范青的脸上漾开了笑容。因为,近年来,这所偏远教学点的生源非但没有“流失”,反而每年都会“回流”一两个学生。

  “教学点涵盖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农村孩子足不出村就可以接受5年启蒙教育。加之,现如今教学点的办学环境、师资配备等都得到了大力改善,村民也放心把孩子‘留’在家门口。”范青告诉记者。

  临泽县地处河西走廊中部,是西北地区典型的农业县。然而,在这个农业县,却有这样两项指标:全县适龄儿童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为99.8%,且全县所有幼儿园都是公办园;全县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为100%。这两项指标远远高于省内许多城市和地区,这得益于近年来该县探索实行的“3+2”幼小一体新五年制办学模式。

  村村都有优质公办园

  板桥镇距离临泽县城约30公里,地处黑河北岸,辖9个行政村,是当地有名的万亩酿酒葡萄基地。盛夏时节,透过一垄垄青翠欲滴的葡萄地,漂亮温馨的校园就浮现在眼前。

  “教学点一点儿也不比城里的学校差,我在这里度过了5年的欢乐时光。”在西柳教学点,二年级学生李锐高兴地说,自己在村里上了幼儿园和一、二年级,今年秋天就会到镇上的中心小学寄宿就读。

  受益于“3+2”幼小一体新五年制办学模式,和李锐一样,现如今,临泽县所有农村适龄儿童足不出村就能享受优质的学前教育和小学一、二年级教育。

  为何要实行这一办学模式?临泽县教育局局长单兴银介绍说,近年来,随着城镇化步伐加快,农村孩子越来越少,中小学布局调整以后,初高中都集中到了城区,小学也被集中到了乡镇,原来一些农村学校就空置了。而小学集中到乡镇后,学生就要到中心小学寄宿就读,这对低龄段儿童的健康成长不利。

  在多方调研论证的基础上,该县决定整合教育资源,实行“3+2”幼小一体新五年制办学模式,把原村小学转型为教学点,设立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教室改“排列式”布局为“七字型”布局,顺应“3+2”幼小一体运行和管理,并配备了标准课桌椅、玩教具、图书、多媒体设备和大型体育游戏器材等设施,满足人民群众对“幼有所育”的需求。

  村教学点设幼儿园,配备合格的幼儿园教师是关键。对此,临泽县采取了多种措施:幼儿园教师工资全额纳入财政预算,保险待遇、职称评聘、评先评优与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同等待遇;实施幼儿园教师全员培训制度,通过举办自制幼儿玩教具展评与推广应用、保教技能大赛、幼教优质课评选等活动,提高幼儿园教师专业化水平;实施中心园带动工程和教育发展联盟,联盟内教育、教研、教师资源共享共用,不断加强教学研讨和交流,巩固提升幼儿园办园质量。

  与此同时,通过城区幼儿园教师到乡村园督导、挂职、支教,以及乡村园教师到城区跟班学习等方式,城区先进的办园理念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了教学点。仅2019年,临泽县就选派了14名城区教师到农村教学点支教,并选派了42名农村教师到城区跟班学习,周期均为一年。

  截至目前,该县共有各类幼儿园72所,均为普惠性公办园。其中,城区幼儿园3所,“3+2”村教学点幼儿园69所,农村入园幼儿占全县幼儿总数的44.3%。

  “一校两制”实现共同发展

  在绿树和阳光的映衬下,新华镇牛场教学点粉白相间的两层教学楼格外引人注目。目前,该教学点有27名幼儿和25名小学生。

  步入该校,记者看到教学楼一楼为幼儿园,二楼则是小学一、二年级。尽管同在一幢楼,但楼内和室内的布置却各有洞天:一楼的楼道颜色艳丽,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手工作品,室内区域划分明显;二楼的楼道则简洁素雅、温馨整洁,室内桌椅摆放整齐。

  风格大相径庭的环境布置直观地体现了“3+2”幼小一体新五年制办学模式的特色——“一校两制”。“尽管同在一个屋檐下,但实际上,幼儿园侧重于保教,而小学侧重于孩子养成教育和课堂教学,互相独立、互不干涉。”牛场教学点校长宋天彬说。

  同时,教学点实行“一所学校,两班人马”的管理模式,幼儿园和小学的师资独立配置,教学独立运行,作息错时分开。宋天彬介绍,多才多艺的幼儿园教师还能有效弥补小学音体美师资缺乏的“短板”,保障教学点课程的开齐开全。

  在教学点,上完幼儿园的孩子不出校园就能接受小学教育,也让学校和家长省去了好多“麻烦”。新华镇中心小学校长张保武告诉记者,幼儿园大班和小学一年级有便利的条件互相渗透教学,这样一来,幼儿没有“断奶期”,会自然过渡到小学,幼小实现“无缝衔接”。

  为保障幼儿园、小学并行发展,避免幼儿教育“小学化”倾向,临泽县各镇中心小学(中心幼儿园)还建立了“督、考、评、招”一体化管理模式。按照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的特点,学区内按督学责任区工作机制,分设“镇中心幼儿园—村教学点幼儿园”学前教育管理线和“镇中心小学—村教学点一、二年级”小学教育管理线,分别对幼儿园和小学的教学管理、教育质量、办学行为、安全管理等进行督导、考评,让两者相互促进、共同提高。

  “农村低龄儿童就近入学,不仅实现了学前教育高入园率,带动了小学阶段的高入学率,而且照顾到了低龄段儿童对家庭亲情关爱的需要,有效引导父母主动承担起抚养、监护、教育孩子的职责,提升了家庭教育水平。”单兴银说。

  城乡学前教育驶入“快车道”

  这几年,临泽县滨河幼儿园园长芦建红又多了几个新身份:临泽县第九督学责任区首席督学、甘肃省首批“金钥匙”导师团导师。她既有自己负责的幼儿园,还承担着两个学区3所幼儿园的督导和帮扶工作。

  新华镇农场小学原是农垦企业学校,2006年移交至临泽县教育局,是该县唯一一所幼小一体的非寄宿制学校。与其他教学点相比,该校幼儿园教师整体素质相对较弱,大多由小学教师转岗而来。为尽快提升教师队伍素质,芦建红亲自带队,定期在幼儿园蹲点示范指导,还不定期“送教下乡”。

  “滨河幼儿园每个月都会选派骨干教师下来,指导我们的卫生保健、环境创设和一日常规活动,通过开展听、评、研等活动,转变教师观念,规范办园行为。他们园开展活动,我们园教师也一同参与,跟班学习,保教能力明显提升。”农场小学幼儿园副园长宋晓云说。

  短短两年时间,在滨河幼儿园的帮扶带动下,农场小学幼儿园教师整体素质大幅提升,办园质量节节攀升。2018年,该园被评为张掖市标准化幼儿园。“今年,我们还要申报省级一类园。”宋晓云欣喜地告诉记者。

  农场小学幼儿园的变化并非个例。为充分发挥城区幼儿园的示范引领作用,近年来,临泽县采取城乡结对帮扶、组建学前教育发展联盟的方式,形成了“省级示范园—镇中心园—村幼儿园”帮扶带动机制和“城有品牌园、镇有中心园、村有规范园”逐级示范带动、整体规范发展的学前教育良好格局,切实做到了“规模虽小但标准不降”,有效促进了城乡学前教育协调、均衡发展。

  截至目前,该县城区3所幼儿园全部创建为省级示范性幼儿园,农村3所教学点幼儿园创建为省一类幼儿园、65所教学点幼儿园创建为市级标准化幼儿园,市级标准化幼儿园以上办园水平的幼儿园占比达98.6%。

  “对低龄段儿童来说,他们的最大乐趣仍然以‘家’为中心,通过实行‘3+2’幼小一体新五年制办学模式,教学点成了农村孩子幸福成长的乐园,不仅让他们享受到了更加优质的学前教育,而且促进了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单兴银说,而每个村都保留教学点,留住了生源,背书包的上学郎、琅琅的读书声,凝聚着村民对文化知识的希冀,为乡村振兴提供了助力。

[ 责编:田媛 ]

文章标题: 教学点成了农村娃幸福成长的乐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