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薅羊毛”和“套现”,发放消费券是个“技术活”

防止“薅羊毛”和“套现”,发放消费券是个“技术活”

  4月25日,工作人员在贵州丹寨万达小镇发放旅游消费券。新华社记者欧东衢摄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今年我国多省市向群众发放消费券。领劵消费让市民享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增加了购买力和消费欲,对提振国内消费市场大有裨益。

  但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地区消费券领取和使用程序烦琐,个别地方还出现领取消费券后进行虚假交易、违规套现的情况,让消费券难以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专家认为,消费券亟待加强发放和使用管理,多措并举加快释放消费潜力。

  线上+线下,消费券你领了吗?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国地方政府发放消费券主要采取线上发放或线上线下结合方式,通过支付宝、微信、美团等渠道,消费者可以通过抢券、摇号和抽奖的方式获取消费券。

  拉萨市6月6日起分三个阶段在全市范围内免费发放3000万元消费券。天津市于8月中下旬开始开展“泰生活·畅消费”泰划算消费券发放活动,活动累计发放消费券金额将超过1000万元,预计拉动消费超亿元。武汉市从4月份起,通过多平台累计投放价值5亿元消费券。为期三个月的消费券发放完毕之际,武汉市商务局统计数据显示,累计投放消费券数量超过4300万张,拉动消费金额超过50亿元。

  记者采访发现,消费券是一个“杠杆”,能够形成较大乘数效应,可以撬动数倍的消费。来自支付宝的数据显示,浙江、广西、广东、北京等省份的100多个城市选择通过支付宝平台发放消费券,平均每1元支付宝消费券直接拉动8元消费。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蚂蚁金服研究院通过对杭州消费券的研究发现,和没有消费券时的日常消费量对比,每1元消费券能带动3.5元的新增消费。

  记者发现,消费券受益商家中,9成以上是中小微企业。此外,发放消费券也在带动着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回暖。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蚂蚁金服研究院联合课题组此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地处西部地区的广西,政府给予每1元钱的消费券补贴,能带动5.3到7.7元的新增消费,效果甚至好于东部地区杭州的“3.5倍效应”。

  个别领域存在“薅羊毛”“虚构消费”

  消费券为提振消费,促进经济发展发挥了较大作用,但记者近期发现,部分地方由于发放不够精准、“薅羊毛”和“虚构消费”等问题的存在,影响了消费券实际作用的发挥。

  一些消费者反映,部分消费券发放不精准,存在“需要的领不到,领到的不消费”的问题。一些地方发放的消费券,面值过小、限制过多,很可能让消费券成了部分人的专享福利,无法改善最需要消费券扶持的中低收入群体的生活状况。

  记者调查发现,少数人利用消费券套现。“消费券”推出后,少数人则动起了“套现”念头。比如一张“满90减30”的消费券,消费者向店家支付90元,并不购买任何商品,使用消费券立减30元,则只需实际支付60元,协商过的商家再向其支付90元,消费者就能成功套现30元,或是按照协商价格进行分成。

  还有消费券“中介”在网络上发帖“收购”消费券,再通过虚构消费的方式,与消费者分成套利。有的健身房以办会员卡之名收取消费券,实则目的在于套取消费券补助金额。此外,有不法分子通过“黑号”批量抢领消费券,然后再低价售卖。

  此外,“数字鸿沟”影响消费券作用发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团队指出,部分低收入、数字经济参与程度低的人群参与领取数字消费券的意愿和成功率较低,因此信息不对称以及缺乏移动支付经验和知识可能会使消费券的作用打折扣。记者在中部一些地区走访发现,部分老年人反映,消费券不会抢、抢不到,怨言较多。

  西藏大学科研处处长图登克珠表示,对于掌握技术的高收入者来说,消费券刺激消费作用没有那么大,但对最需要消费券扶持的中低收入者来说,信息技术知识的缺乏会影响到消费券的领取和使用。

  网络信息安全企业奇安信集团副总裁徐鉴分析认为,虽然部分地区消费券看似额度小,但是如果量大,消费券仍有被薅的可能性,根源是因为有大量的黑号在市场流通,这与传统的“羊毛党”产业链机制差不多。如果出现大批量黑号抢券的情况,这就是发放平台治理的问题。

  多措并举提振消费扩大内需

  面对消费券发放和使用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专家建议,要加大对低收入等人群的定向扶持,确保消费券发放透明、公正、高效,同时以更大的力度提振消费,扩大内需,应对疫情影响促进经济发展。

  首先在领取环节要杜绝“假消费者”获得消费券,专家建议进行实名认证,屏蔽手机非实名卡号段,让真消费者去领券,形成真正的商品服务消费。同时,在使用环节要想办法打破商家配合“假消费者”套现的合作关系,让两者之间监督制约。

  着力让消费券最大化发挥实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武汉市提出了明确要求。比如,在汉人员在使用“武汉消费券”时,需到对应种类已营业的实体商户门店和经营场所消费并在线支付时才能使用,不得用于充值、预存等消费,核销时不找零、不变现,禁止倒买倒卖。

  发放消费券已成为“技术活”。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张翔表示,从资金安全和发券效果两方面考虑,政府在发放消费券过程中要审慎选择发券平台,从承受网络流量洪峰的能力、风控能力、平台覆盖率、商业生态丰富性等多个角度进行多方位考虑,以确保资损最小化、效果最大化。

  在发放消费券之外,中信建投证券消费券研究团队认为,以日本、杭州早年的消费券发放情况看,消费券在发放短期内往往可以起到明显的拉动消费作用,但其积累效果会随时间逐渐减弱。因此,我国各地还应出台更多措施加快市场消费恢复,提振市场消费信心。

  “比如,要促进消费升级和服务业开放,赋予具备发展潜力的消费升级风口行业改革动力。以在医疗、教育、养老等领域为例,市场化改革的闸门一旦放开,投资和消费的浪潮就会汹涌而至,这对于满足老百姓美好生活需求,进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意义重大。”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薄文广说。

  湖北省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杨颖认为,为了加快市场消费恢复,提振市场消费信心,各级政府部门应该有所行动。例如,举办博览会、文化旅游节,合理增加公共消费,加大对贫困地区农副产品采购力度等措施,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快恢复生产-流通-消费的社会大生产循环,从供需两端发力,积极培育消费市场。记者翟永冠、梁建强、张璇、白佳丽

[ 责编:孙满桃 ]

文章标题: 防止“薅羊毛”和“套现”,发放消费券是个“技术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