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炒盗挖,植物界“大熊猫”报警!

恶炒盗挖,植物界“大熊猫”报警!

  被连根采挖的野生兰花幼苗

  空谷幽兰正在哭泣!在我国,兰花已有2000多年的栽培历史,一些野生兰花品种更堪称植物界“大熊猫”。可长期以来,野生兰花的保护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近几年,兰花物种生存状况每况愈下,高价炒作、大肆盗挖,让野生兰花特别是一些珍稀的野生兰花濒临灭绝。

  上网炒作“原生苗”,上山采挖野生兰花

  兰花颇具药用、文化、生态价值,稀缺的野生兰花地位更高。我国是世界上兰科植物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目前这些兰科植物集中分布在湖北、云南、贵州、海南等省份。

  时下,一些投机者组成“兰友圈”,恶意炒作野生兰花,使其价格翻了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以牟取高额收益。

  半月谈记者发现,闲鱼上很多卖家售卖野生兰花,价格从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有的卖家还冠以“原生苗”等噱头,大肆炒作。

  一名定位在云南楚雄的卖家摆出34种不同的野生兰花。其中,“巍山大雪素”壮苗售价320元一株,稍弱的260元一株,“每天都会卖出七八株”。这名卖家的店里莲瓣、春剑和龙根草等“下山兰”都有售卖,均从云南巍山挖掘。卖家还亮出了其山上挖兰的照片。

  中国兰花交易网上的一名卖家宣称,他的货来自湖北某地,当地人上山采挖兰花卖给花贩子,自己又从花贩子手中购得。淘宝上一位兰花卖家并不讳言,他有多个省份的资源,如果有买家预订某种兰花,他们会安排人手迅速上山采挖。

  一名兰花爱好者告诉半月谈记者,不少圈内人选择在聊天群中交易。还有网红在抖音等平台上直播上山挖兰草,再留下微信号拉生意。

  随着野生兰花越炒越热,“兰友圈”已有所谓的“大咖”出没。这些“大咖”掌握圈内话语权,暗地从农民手中购得珍贵品种,再通过“评头论足”把相关品种炒热,继而囤积坐庄。

  河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教授陈段芬介绍,目前较为珍贵的野生兰花品种在网上售卖,三五万元一株十分正常,数十万、几百万元一株的情况也有不少。

  闲鱼上一名昆明卖家对半月谈记者说,他每天都会上新1至3种“下山兰”,便宜的几百元一株,最贵的“永怀素”卖到1万元以上。他还推介了一种名为“春兰龙根紫草”的品种,每株价格在2000元以上。半月谈记者注意到,销售信息显示,不到20分钟,该卖家售卖的5株“紫草”全部卖出。

  疯狂盗采入侵野生兰花栖息地

  有“中国野生兰花之乡”之称的湖北省罗田县有着丰富的野生兰花资源,全县野生兰花总量超过1亿株。在炒作之风和巨大利益诱惑下,每年三四月份,各地的“兰友”、商人都热衷到罗田上山寻兰,他们以极低价格从农民手里买入,再到武汉、广州等大城市转手,获取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差价。

  罗田县林业部门曾抓获一个盗采野生兰花团伙,在一辆满载野生兰花的小型货车上缴获野生蕙兰1000多棵。该团伙雇人在罗田境内大别山偷挖野生兰花,再运出售卖。

  疯狂盗采让大量野生兰花被糟蹋。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博士牛善策说,许多盗采的兰花,只有最优质的几株会被买家看中,其他的则被丢弃。

  湖北省麻城市龟山镇曾拥有十几万亩野生惠兰,由于乱挖乱采让兰花资源损失很重。龟山镇党委书记张兵说,有人把盗采野生兰花作为生财之道,每年清明、五一是兰花生长旺季,也是野生兰花被破坏最严重的时候。

  “全村1万多亩山林,有一半长兰草,其中密集生长区有几百亩。”龟山镇月形塘村党支部书记熊忠川告诉半月谈记者,以前村中野生兰草到处都是,前些年每到春季,就有外省人来村中非法采挖或收购野生兰草,导致野生兰草数量快速减少。

  另一个定位于贵阳的闲鱼卖家说,为了挖到更多的野生兰花,他跑遍全贵州寻找资源。他还称,现在挖野生兰花的人太多了,野生兰花越来越稀少,但当地政府并不干涉,他每次进山都能以“上山采药”为理由骗过护林员。

  疯狂盗采让多个地区的野生兰花濒临灭绝。上述云南楚雄的卖家直言,自己最近在山里跑了半个多月,很难发现野生兰花了。

  在2013年发布的《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高等植物卷》中,兰科植物受威胁物种数量最多,达600多种,其致濒致危的主要因素是栖息地丧失及野生资源的过度开发和利用。

  赏兰更要爱兰,保护野生兰花须重拳出击

  君子爱兰,赏之有道。近年来,我国愈发重视保护野生兰花资源。2018年,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与全国兰科植物种质资源保护中心联合全国16个保护公益组织,共同发起了“保护野生兰花,拒绝乱采滥挖”兰花保护行动的倡议,得到社会积极响应。

恶炒盗挖,植物界“大熊猫”报警!

  为保护兰花资源,科技工作者在给黄花杓兰进行异花授粉 江宏景摄

  不过,当前兰花市场仍缺乏规范化管理,兰科植物保护体系仍待完善。

  保护野生兰花资源,法律“撑腰”是基石。野生兰花在国内的交易行为尚未被禁止。虽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野生兰花列为保护植物,但只限于国际交易层面。野生兰花买卖仍处于灰色地带,野生兰花的买卖是否犯法“说不清、道不明”。

  黄冈师范学院生物与农业资源学院方元平教授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虽早已施行,但内容没有具体细化,对违法行为处理轻,法律威慑力有限。

  有效保护兰花资源亦需财政支持。湖北大别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分布有维管植物195科747属1440种。保护区自2014年批准建设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来,各项工作均有序推进,但由于保护区地处经济薄弱的湖北省英山县和罗田县,缺乏资金开展大规模生态保护和项目建设。大别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存在较多居民点,部分人以捕猎、采药和种植药材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当地虽进行多次宣传教育和联合执法,但偷猎和采挖野生植物案件仍时有发生。

  方元平认为,兰花也能是“金花”,通过带动农户种植兰花,批量化人工繁殖培育,既能给扭曲的野生兰花市场降温,又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实现增收致富。

  方元平等呼吁,应重视关乎野生植物存续的科研项目,加大科研经费的投入,对已有的珍贵兰花品种进行合理的开发和研究,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从而培育出更多适合市场的品种。同时,可鼓励支持湖北、云南、四川、贵州等兰花资源丰富地区合理开发利用野生兰花,形成健康的兰花产业链。(记者徐海波 田中全)

[ 责编:孙满桃 ]

文章标题: 恶炒盗挖,植物界“大熊猫”报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