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微整形”变成“危整形”

别让“微整形”变成“危整形”

  为响应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的通知》,全国多地陆续打响对医美行业集中整治战,重点围绕轻医美领域的黑针剂,以及无证机构、工作室等进行打击。记者日前从中国医美行业自律行动首期情况及趋势发布会上了解到,医美行业的医疗事故有90%是由黑医美机构造成的。其中,生活美容机构提供医美服务以及非法针剂的使用成为让“微整形”变成“危整形”的重灾区。

  警惕“生美违规做医美”

  随着国内多地疫情防控降级,有不少人选择摘下口罩,而对于黑医美的受害者于小姐来说,或许在未来的若干年内,口罩都将伴随着她。“当时听朋友介绍去了一家美容院打瘦脸针,没想到对方竟然把我的苹果肌融掉了,导致我右边脸直接塌陷……”于小姐告诉记者,事后她和很多黑医美受害者沟通,发现不少人在选择医美项目的时候更相信朋友间的口口相传,而且对于医美项目的风险等级并不了解。

  “自中国医美行业自律行动启动以来,我们在互联网领域发现了众多医美机构违规、违法经营的线索。目前,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生活美容做医疗美容的领域,即一些没有取得卫生部门颁发合法执业许可证的生活美容机构涉嫌违法、违规的提供医美服务。”在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朱美如看来,打击黑医美的前提应该打击“生美违规做医美”。“行业自律行动下,关注重点应该是落脚于没有合法资质的医生、机构,揭露和打击不法行为,持续净化行业风气,优化行业环境。”她对记者说道。

  《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披露,目前我国的合法医美机构仅占行业的14%。对此,艾瑞咨询高级分析师赖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据我们统计,目前国内的医美机构约为13000家。美容美发、美容院、按摩院等各种各样生活美业类的店铺约有140万家。而在140万家生活美业类的店铺中大概有8万是有从事非法的黑医美的行为。其实这个统计依旧相对保守,由于不能抓取民居、民宅或者酒店游医的行为,所以,真实的情况会远大于这样一个数字。”

  赖贞分析称,消费者对轻医美概念的混淆也使黑医美有机可乘。“业内对轻医美一般定义为非手术类型的医美项目。但是,我们从用户调研了解到,有60.9%的人认为抽脂、隆胸、丰臀、手术类的面部整形,以及植发都是轻医美。正是因为这部分消费者误以为这些有创伤的项目是轻医美,所以他们会很容易被三无医生、黑机构、小诊所,甚至酒店游医蛊惑,游说她们在上述地点去做医美项目。这类消费者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医疗项目,需要去正规的医疗场所。”

  除了混淆轻医美概念,不少消费者对于手术资质分级也不甚了解。新氧科技副总裁张力明表示,很多医美机构只具有一级手术资质,但却做了很多二级手术的项目。“我想提醒广大的医美求美者注意的是,如果一个机构没有麻醉科,但是他做的很多手术是需要全麻的,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因为麻醉本身就是需要专业的人员去处理,需要麻醉师去处理的。”

  非法针剂约占流通渠道的2/3

  《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在目前的流通渠道当中,正规的针剂只占到整个流通渠道的33.3%,非法的大概占到2/3。赖贞告诉记者,这主要源于非法针剂的隐秘性和移动性强。“非法针剂不像仪器需要有一个放置的场所,随便一个酒店游医或三无医生带着这样的产品就能够进行注射,这种情况非常可怕。有数据显示,46.3%的用户注射过非法针剂。而非法针剂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完全假货,另外一种则是水货。水货即在其他国家地区是合法的,但是未经国内药监局通过审批。而据我们了解,其实很多消费者分不清楚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非法的。以肉毒素为例,其品牌在国内相对单一,只有保妥适和兰州衡力通过了国家药监局的认证,其余就是所谓的假货,或者水货。但我们通过调查发现,例如韩国的‘白毒’‘粉毒’,其注射量甚至比正规合法的品牌还要大。”

  赖贞分析认为,消费者在选择水货时或许认为它就是国外的正品,但其实他们不了解的是,以走私方式运输到国内的注射产品,在储存方式以及温度控制上不符合医疗规定,会导致针剂的失效甚至损坏,而消费者也将面临维权难题。(记者王洋)

[ 责编:李然 ]

文章标题: 别让“微整形”变成“危整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