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敢不敢给世界一个交代?

  疫情期间,美国境外生物军事化活动引发国际舆论高度关注。诸多媒体对美国海外实验室进行大量报道和信息披露,对美长期布局建设境外生物实验室、开展危险生物试验、研制生物武器以实现其全球战略的图谋提出质疑。世界人民不愿意当“小白鼠”。关于这些神秘实验室的几个问题,美国政府必须要向本国民众和国际社会解释清楚,国际舆论也应持之不懈地刨根问底。

  第一问:美国为什么要在全球部署庞大的海外生物实验室网络?目前,美国在全球拥有超过200个生物实验室,已形成数量最多、遍布全球重点地域的生物实验室网络,其中至少有25个秘密实验室从事危险病原体研究。美军口口声声说,在海外设立生物实验室的目的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研发防御生物袭击的手段和方法。如果真的像美国声称的那样,为什么对外要遮遮掩掩?据外媒披露,相关实验室实际上完全受美方领导,进而研究许多美国本土禁止的研究项目。美方如果问心无愧,就应该向全世界公开生物实验的真正研究内容。

  第二问:美国将大量海外生物实验室部署在中俄周边国家居心何在?在美国海外实验室的庞大网络中,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韩国等地是重点地区。美国在设于这些国家的实验室里进行带有军事目的的病原体研究,对外却三缄其口,不禁让人生疑。2018年5月,俄军方就透露,在格鲁吉亚卢加尔实验室工作的美国科学家在“以治疗的名义对当地居民进行有毒化学物质测试”。前不久,俄外长拉夫罗夫在欧安组织外长会议上对美在俄周边的生物军事化活动深表担忧,强烈要求将这些生物实验室活动公开化、透明化。

  第三问:为什么海外生物实验室安全事故频发?去年7月,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疑似因病毒泄露事故被关闭,被曝光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美方至今仍未向公众交代真相。其实早在多年前,这一基地的特别行动部在危地马拉进行生物武器试验,就曾造成大量未知病毒传播和当地居民感染。近年来美国海外实验室管理混乱、责任意识差的隐患进一步突出,给当事国及其邻国乃至全世界带来灾难性后果。2015年,美国一家生化中心在向驻韩美军基地设立的炭疽杆菌实验室运送这种致命毒菌的途中就发生了泄露事故,引起韩国民众极大不满。而且研究发现,美国在全世界所建的200多个生物实验室分布与近年成为危险疾病和病毒蔓延始发地的国家分布情况惊人地相似。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第四问:美国为什么研发针对特定目标的生物制品?据俄媒报道,美通过采集特定人群生物材料,使用DNA和RNA技术开发“致癌基因”。而近10多年来,拉美地区已有多位领导人患上了“癌症传染病”:阿根廷前总统阿方辛2009年死于肺癌,基什内尔患有乳头甲状腺癌;巴西前总统罗塞夫和巴拉圭前总统卢戈被发现患有恶性淋巴肿瘤;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2011年患前列腺癌后于2012年2月病逝,他生前公开表示,美可能发明了一种诱发人患癌症的技术。德特里克堡基地也曾启动过名为MK-ULTRA的项目,试图通过开发化学和生物制剂来控制思想或消除记忆。俄军事专家透露,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美有意清除俄核战略领域科学家,已有数十位专家在开车上班的路上神秘死亡,或失去记忆出现在离家几百或上千公里外的地方。

  第五问:美国为什么迄今仍在独家阻挡《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核查议定书谈判?放眼全球,只有美国以军方为主导满世界建设生物实验室,在境外大肆搜集生物资源、开展危险生物试验、研制生物武器。也只有美国为了保持生物武器技术的领先优势,不顾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意愿,极力阻扰《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普及、实施和核查,让国际法成为了一纸空文。美国有何权利漠视国际社会的关切和当地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

  美国自己在生物安全问题上前科累累、劣迹斑斑,却贼喊捉贼,先是妄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后又以“怀疑从事化学和生物武器研究”为借口,宣布制裁俄罗斯研究机构。这再次向世人昭示了一个事实:美国对别国的各种指控,往往都是它自己曾经或正在做的勾当,正应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句话。在事关全世界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问题上,美国才是需要解释清楚的那方。美国敢给全世界一个交代吗?(沈若昭)

[ 责编:杨煜 ]

文章标题: 五问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敢不敢给世界一个交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