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生代”要警惕被数据审美裹挟

本原创新闻共计有2359个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本原创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1-10-01 16:26 Friday
本原创新闻网址链接:http://www.3777999.cn/90194.html
本原创新闻关键词: “网生代”要警惕被数据审美裹挟
本原创新闻加载共0.219秒。

“网生代”要警惕被数据审美裹挟

  网红抽脂致全身感染,治疗两个月后不幸身亡;为瘦腿做小腿肌肉阻断术,岂料永远无法久站……近年来,关于医美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20年)》显示,平均每年由“黑医美”致伤、致残人数约10万人。

  野蛮生长的医美行业,正迎来一次大“整形”。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海关总署、市场监管总局、国家邮政局、国家药监局、国家中医药局等八部委联合发布《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今年6月起至12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当越来越多90后、00后走进美容院,声称“做不了学霸做校花,考不了高分靠颜值”,医美背后的“美丽陷阱”亟需警惕。

  一顿午餐时间就能改头换面?这种错觉有点危险

  如果说若干年前,人们对“整容”“医美”等行为尚带一些偏见,现如今,医美已逐渐变得如日常护肤一样司空见惯——从水光针、玻尿酸,到热玛吉、超声刀……对大多数消费者而言,相比隆鼻、削骨等手术型医美项目,非手术型的“轻医美”项目的进入门槛明显降低,甚至不少商家将其营销为“午间整容”,宣扬“只要一顿午餐的时间,就能焕然一新、改头换面”。

  “近年来,门诊上咨询微整形的爱美人群比例越来越高,男士医美的比例也在逐年上升,其中不乏30多岁已结婚的成熟男性。”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刘广鹏说,相比“伤筋动骨”的大手术,轻医美项目创伤小、恢复快、效果自然,这也是大家跟风追捧的主要原因。

  也正因此,不少消费者甚至行业从业人员出现了一种错觉:轻医美操作简单,不过“打打针”,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对医生要求不高。

  轻医美真的可以像“午间整容”宣扬的那样简单?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曾有一位患者找到刘广鹏,一见面,就把这名身经百战的医生吓了一跳——女孩右眼瞎了,鼻尖发黑、坏死。原来,女孩曾在一家美容院注射玻尿酸隆鼻,不想一针下去,直接堵塞血管,出现险情。经过一番治疗,女孩的鼻子外观得以恢复,但右眼已回天乏术。

  “头面部有很多重要的血管和神经,很多人听信广告的美容效果,却不了解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及其他严重后果。”刘广鹏说,更糟糕的是,在美容院等其他机构注射的“液体”往往缺乏可追溯性,这也给医生的治疗修复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

  90后、00后成消费主力,惨痛代价令医生痛心

  爱美是人的天性,随着消费水平提升,“颜值经济”迎来爆发式增长,催生医美行业的高速发展。据相关咨询公司统计,2014年到2019年间,我国医美市场复合增长率为22.5%,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2023年我国医美市场规模有望超过3600亿元。

  具体分析人群构成,90后是轻医美行业的主力消费者,占比达63.66%,00后的轻医美消费者,占比已达18.81%。从消费增速来看,00后轻医美消费意识正逐步提高。

  “年轻的男孩女孩们对轻医美趋之若鹜,恰恰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社会的审美标准趋同单一,‘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巴掌脸,皮肤又白又嫩’成了大家共同的追求。”上海纽约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缪佳说,当“网生代”无法在互联网大数据的裹挟下欣赏自己,自然无法忽视自己与所谓“标准”间的差距。

  为了吸引价格敏感型的年轻用户,医美机构“招数”频出,低价项目、宣传引流“花式”亮相,在互联网社交平台,随处可见低价的医美促销信息,“1元体验小气泡皮肤美容”“9.9元打玻尿酸”,就连几万元的高端热玛吉项目也能降价至几千元的价格……

  半年前,刘广鹏接诊了一位17岁的女患者,“小女孩15岁的时候就背着家人在美容院注射了一针玻尿酸,不想打完后,下巴越来越大,还渐渐长出硬块。”手术发现,女孩的下巴内部组织已经病变,切除了纤维瘤。

  “我们怀疑不良商家给女孩子注射了生长因子,但这液体究竟是什么已经无从考证。未来是否会复发、有没有癌变的可能,都是未知数,只能随访观察。”刘广鹏很惋惜,这么小的年龄,在正规医院连签署手术同意书都没有资格,但对于“黑医美”而言,却是最好的“目标客户”。

  是谁在营销“容貌焦虑”?各美其美才是最美

  随着国家八部委的重拳出击,蒙眼狂奔的医美行业有望在监管下得到进一步规范。然而纵观大体量、高增速的医美市场,究其根本,绕不开“容貌焦虑”这个命题。

  “相对于能力提升,外貌的改变看似是最容易实现的,甚至花一个‘午间’就可以实现,立竿见影,获得关注。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是社会生存的另一条‘捷径’。”缪佳直言。

  这也难怪,在刘广鹏的门诊上,不少来做修复的患者不仅没有表现出对再次尝试医美的抵触心理,反而认为自己“积攒了经验”,未来可以更谨慎地挑选医生和机构,从而“一次成功”。

  也有人说,医美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用户实现了“美的平等”,但当更多高中生甚至初中生走进不正规的美容机构时,这一畸形的现状必须得到重视。

  “有些事,学校不做,家长不做,市场就会来做。”在缪佳看来,信息社会给我们带来便利和选择的同时,也在方方面面束缚甚至“操控”我们的生活,尤其当年轻人没有足够的思想和认知时,只能被推着往前走,“身边的朋友做了医美项目变美了,如果你还原地踏步不就落后了?本质上医美用户追求的还是一种群体效应,普通人很难抵挡这种诱惑”。

  谁在营销“容貌焦虑”?该停一停了。记者了解到,整容外科诞生之初并非我们现在理解的“丑小鸭变天鹅”,其最初针对的是先天畸形或后天因各种意外造成的身体损伤畸形,让容貌畸形的患者尽快恢复正常社会活动,是其诞生的要义。

  缪佳认为,当面对单一的审美现状,教育也应实时更新,在各个阶段的教育中,引导学生学会正确地看待自己、看待社会、看待社会中的自己,强大自己的内心,“各美其美,美美与共”才是理想的审美标准。(记者 李晨琰)

[ 责编:李然 ]

文章标题: “网生代”要警惕被数据审美裹挟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