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抗战老兵严传梅:我逝去的战友换来了人民的幸福

本原创新闻共计有3218个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本原创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1-11-17 03:39 Wednesday
本原创新闻网址链接:http://www.3777999.cn/96196.html
本原创新闻关键词: 九旬抗战老兵严传梅:我逝去的战友换来了人民的幸福
本原创新闻加载共0.248秒。

  面对面|专访九旬抗战老兵严传梅 “我逝去的战友,你们换来了人民的幸福”

  95岁的严传梅是武汉大学离休干部,也是一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的战斗英雄。

  14岁加入地下党 “不消灭日本鬼子誓不罢休”

九旬抗战老兵严传梅:我逝去的战友换来了人民的幸福

  1926年,严传梅出生于湖北钟祥,是家中独子。1939年,钟祥被日本占领时,他14岁。当时,钟祥的中共地下党为了宣传抗日、唤醒民众,采用拉洋片的方式,让集市的人可以透过小窗看到日军在中国烧杀淫掠的照片。这种方式影响了严传梅。

  严传梅:看得我流眼泪,后来我就参加了抗日十人团,抗日十人团都是地下党,不能叫别人知道。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那要杀全家的。后来就叫我填入党志愿书,我是1941年4月上旬填的,10月下旬开始宣誓。

  记者:既然这么大的风险,那时候你没考虑过吗,还非要入党?

  严传梅:要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不消灭日本鬼子誓不罢休,再一个就是解放劳苦大众,为劳苦大众谋福利。

  入党后,严传梅进入新四军办的小学学习。但战火纷飞的年代,容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为了早日赶走侵略者,1942年8月,严传梅当兵上战场。

  主动申请执行刺杀汉奸任务 “人手一枚手榴弹,出不来就和日本人同归于尽”

九旬抗战老兵严传梅:我逝去的战友换来了人民的幸福

  1943年,严传梅已经当上了当地抗日支队警卫排排长。当时,钟祥地界的一个镇上,驻扎着日军的一个连。有一个汉奸,经常为日军带路到周围村庄扫荡,百姓对他恨之入骨。严传梅见过汉奸的面,主动申请执行刺杀任务。

  严传梅:组织上说你不用去,选四五个人去就行了,我说我认识他,我要杀他。我说给我们一人一枚手榴弹,如果我们出不来就跟日本人同归于尽。

  记者:那时候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生命?

  严传梅:那不能考虑,我们过去打仗谁考虑这个?不考虑的。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把敌人消灭掉,怎么把日本鬼子赶走为老百姓除害,哪儿考虑自己的生命?

  严传梅带领四名战士急行十里。当时正值冬天,看守据点的哨兵躲在屋子里面取暖。在夜色的掩护下,严传梅他们潜入鬼子的据点。

  严传梅:进去把他抓住,把嘴堵上叫他不要吭声,两个人把他架出来。出来哨兵就发现了,枪一响,日本人就吼开了,这时候我们五个把手榴弹同时丢进去了。日本人有的跑到屋里,有的跑到修好的碉堡里,我们就跑掉了。首长见我们把活的汉奸抓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

  对俘虏进行感化教育 “以战养战”

  抗日战争时期,严传梅参加了大大小小70多场战斗。抗战胜利后,他加入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十一旅,担任该旅直属解放大队第二连连长兼指导员。1948年,淮海战役打响,严传梅和他带领的连队成为先头部队。

  严传梅:我承担了打南面的阻击战,打双堆集,攻坚的任务,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夺。

  双堆集战役,是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并肩作战,面对的是国民党嫡系精锐部队黄维兵团。

  严传梅:我们打阻击战的时候,两天一夜必须完成这个任务,让后续部队形成包围圈把敌人放在口袋里。

  记者:阻击部队承担的任务很重?

  严传梅:重,敌人十二万人都是机械化部队,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全是美式装备,穿的衣服连吃的都是美式装备,那是很强的,战斗力很强的。我们装备都是老式的,汉阳造,缴日本人的枪就是最好的,子弹也缺。

  严传梅所在的第十一旅属于主攻部队,战斗一旦打响就只能攻上去、不能撤下来,必须打到底。在战斗激烈的情况下,补充兵员、保持部队战斗力尤为重要。严传梅想出一个办法,把抓获的俘虏集中起来,现场进行感化教育。

  严传梅:用我的老兵跟他们讲,还有原来俘虏过来现在在我们这里当兵的,要他们来讲我原来是哪个部队的,我什么时候被捉过来的,现在有的当上班长排长了,让他们现身说法,那些俘虏感动得不得了。他们都是家里抓壮丁抓过来的,那些俘虏都痛哭流涕,后来教育以后觉悟提高,好,我也要当兵。

  记者:就是俘虏过来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力量。

  严传梅:当时还认为我这是一大发明,以战养战,用战俘及时补充,保持战斗力,而且还打得很好,因为他们都经过训练,刺杀、射击、投弹他们都会。

  在百余天的战斗中,严传梅所带领的第二连伤亡严重,却始终保持着一个连的战斗力,甚至打垮了敌军一个营。为此,严传梅荣膺特等功,并获得“人民功臣”奖章。这张泛黄的奖状上这样写道:“严传梅同志参加淮海战役全歼黄维兵团,英勇顽强、功绩卓著,除予以记特功外,并颁发人民功臣奖章一座以嘉奖。”

  用枪托当橹划船渡江 “船走得快些,危险就小一点”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1949年4月,渡江战役打响,作为侦察连连长,严传梅率领连队,同样冲锋在战斗最前沿。

  严传梅:渡江战役伤亡太严重了,前面是一条江,我们大船一个排,小船一个班,炮弹落到船三十米附近,你这个船就要翻,一翻就完了,一翻一个人都没法活了。身上子弹带捆着,手榴弹捆着,枪捆着,不能动,不能脱衣服,想游泳怎么游?再加上长江水浪又很大。我坐的大船下去以后,从这边划到那边一个多钟头才上岸,我鼓励战士们用枪托当橹划船,让船走得快些,船走得越快,危险就小一点,走得慢炮弹一下来不堪设想。

  记者:当时冒着枪林弹雨?

  严传梅:没办法把敌人的炮压制住,所以渡江牺牲很大,死了不少人。

  记者:您作为指导员,看到那么多战士牺牲,心情是什么?

  严传梅:我非常痛心,可是没办法,打仗就是要死人的,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你把敌人消灭了,你才能活着,你不消灭敌人,你随时都可能牺牲。

  渡江战役之后,严传梅的军功簿上,又多了一张“大功”奖状,并且再次被授予人民功臣称号。

  受伤后拒绝领导提拔 坚持转业 “从来没想过靠战功”

  在20世纪50年代的金门炮战中,严传梅受伤,腰椎断裂。身体恢复后,严传梅不能再负重超过15公斤。当时,严传梅已经是营级干部,上级有意提拔他当团级干部。但考虑到自己带着腰伤,不能下战壕,不能身先士卒负重冲锋,严传梅拒绝了领导的安排,选择转业。

  记者:但是你有战功,你也可以在部队继续休养。

  严传梅:不能靠战功,我从来没想过靠战功,我从来没跟人家讲过我的战功,我就要转业。

  1959年,严传梅脱下军装。转业时,能填报三个志愿,严传梅第一个写的是去新疆,因为“那里条件艰苦”;第二个写的是去河南平顶山,因为“那里有煤矿,能建设祖国”;第三个写的是服从分配。组织考虑到他的妻子已经在武汉工作,就将他分到了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后并入武汉大学。从战场到高校,严传梅的新岗位主要是管理和政工工作,直到1983年离休。离休后,他担任社区居委会主任兼社区党支部书记长达十年。

  深藏功名 “我感觉很有愧,那些烈士什么都没有,我现在儿孙满堂”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一向节俭的严传梅一次性交纳特殊党费三万元,支持武汉抗疫。对于自己曾经的赫赫战功,严传梅很少对人提起,直到病情恶化,他才想到要把那些勋章奖状收集一下。

  记者:您把过去留下的印记还有荣誉整理出来,其实也是给后面的人一种传承。

  严传梅:现在也可以这样说,当时我就想让他们知道一下我这一生对得起我的人生,没有白活。

  在小儿子的帮助下,散落在老房子不同角落里、尘封多年的人生证物被收集在一起,很多人这才知道,严传梅竟然是一位获得过“人民功臣”奖章的战斗英雄。

  严传梅:我从来没跟孩子们谈这些东西,我不想这些东西让他们知道,将来起个什么作用,我不想这样。我感觉很有愧,那些烈士什么都没有,我现在儿孙满堂,吃不完用不完,生活很好。没共产党哪有我今天?我到战斗过的地方去,天翻地覆的变化,我高兴得流泪。希望我可以多看几天社会的发展变化,这样就可以告诉我逝去的战友,你们死得很光荣,换来了人民的幸福,你们的目的达到了,将来会更好的,越往后就越好。

  制片人丨张士峰 刘斌

  记者丨古兵

  策划丨张宏飞

  编导丨银建章

  责编丨王枫

  编辑丨张宏飞

  摄像丨刘洪波 杨帆

[ 责编:丁玉冰 ]

文章标题: 九旬抗战老兵严传梅:我逝去的战友换来了人民的幸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