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焦虑症

对“35岁焦虑症”别放大也别放松

  自从过完34岁生日,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35岁以下”,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不少人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12月16日《工人日报》)

成天惴惴不安,持续心慌气短 如何防治焦虑症?

  中国首次全国性成人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显示,焦虑障碍患病率最高,终生患病率为7.57%,12月患病率为4.98%。那么,该如何看待焦虑障碍?如何治疗和预防?此次调查负责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黄悦勤教授进行了解答。

#95后焦虑症志愿者卖房支援武汉#

导语:95后楼威辰@莫奈与海,在疫情最初带着4000只口罩逆行去武汉,甚至卖房做志愿者。他写的墓志铭是“一生赤诚,未食烟火”,自称侠客和诗人,要让武汉浪漫起来。但一些人不知道的是,他患有焦虑症:自卑、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对“35岁焦虑症”别放大也别放松

  自从过完34岁生日,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35岁以下”,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不少人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12月16日《工人日报》)

对“35岁焦虑症”别放大也别放松

  自从过完34岁生日,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35岁以下”,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不少人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12月16日《工人日报》)

对“35岁焦虑症”别放大也别放松

  自从过完34岁生日,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35岁以下”,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不少人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12月16日《工人日报》)

对“35岁焦虑症”别放大也别放松

  自从过完34岁生日,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35岁以下”,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不少人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12月16日《工人日报》)